#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乙女向##乱藤四郎#粟田口48!乱の花嫁 本篇 03 (完结)

据说,粉丝嫁给偶像的几率,和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几率差不多?


 现代paro,爱抖露乱与死忠粉的虐狗短篇。有女主名字出现。

终于被我写完了!在520这种满大街虐狗,的日子给你们放糖真是太惨了我!我这是割自己大腿肉喂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拒绝虐狗啊狗也是一种小动物啊关爱小动物啊

——————————————————

  【据说,直径两公里以上的小行星与地球相撞的几率,大约是50万年左右才发生一次;直径超过100米的小行星的撞击,每一万年才有一次。】

  爱子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杂志上的句子。

  【所以……小、小行星撞击了地球?】

  “爱子!听我说话!”

  不满爱子的走神,乱踮起脚尖,凑近了爱子。

  “如果你再走神我就亲你了!”

  “等下、我在听!”

  爱子马上回过神来。

  “我说,我喜欢你。爱酱。”

  “可、可是——”

  “那爱子喜欢我吗?是的吧?爱子喜欢我对吧?”

  “是、是的,但是——”被湿漉漉的蓝色眼睛直直盯着的爱子,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在哪里了。“但是我是说,乱的话,对我来说……”

  馨香柔软的手阻止了爱子接下来的话,“虽然不知道爱子要说什么,但是如果要是‘一直把乱当成弟弟’,或者‘只是把乱当成偶像一样喜欢’之类的话,我可是不会接受的。”

  爱子只能闭上嘴。

  

  “在回答我之前,爱子,你确定,真的只是对弟弟或者对偶像一样的喜欢而已吗?”

  


  我只是把乱当做弟弟、或者偶像而已吗?

  


  这个问题,爱子也没有答案。

  将书包随意放在一边,爱子整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床上。她侧过头,看向了立在房间里的模特。

  那是一个用于服装制作的模特,现在,她穿着用粉色与白色的布料所制成、点缀着花朵的礼服。配合模特头上所佩戴的白纱,就一点也不难猜出,那是一件婚纱。

  没错,这件手作婚纱就是上原爱子这段时间早出晚归,冷落了乱的原因。

  


  在那之前。

  “抱歉,向小爱提出这样的无力的请求。如果小爱觉得困扰的话,直接我拒绝就可以。”

  “不,一期哥,能得到您的信任我非常高兴,我只是……有点担心能不能做到,毕竟是用于演出的重要的礼服……”

  “如果是爱子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一期带着微笑注视着爱子,“也只有爱子,才能做得到呢。”

  爱子已经去世的母亲是一位出色的服装设计师,从小耳濡目染之下,爱子也非常喜欢制作可爱的衣服,也颇有天赋。在遇到乱以前,她的模特儿是娃娃,而在那之后,她的模特儿便只有乱一人。因此,为乱制作衣服,对爱子来说已经是非常熟练的工作了。

  不过制作这样的礼服还是第一次,为了完成这件礼服,爱子已经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连续工作。布料的挑选、搭配、礼服所特有的剪裁方式,蕾丝与纱的堆叠,点缀在上面的碎钻,都是爱子独立完成的。到了今日,这件裙子已经几近完成了。

  爱子拍拍脸颊爬起来,拿起了一旁的针线。

  当最后的一朵花在最合适的地方盛开的时候,爱子将针线放到一旁,慢慢坐在了地上,抬起头,仰望着那件象征着纯洁与美好希望的花嫁礼服,穿着花嫁礼服戴着头纱的露出微笑的乱出现在她眼前。

  


  那个总是非常有活力的微笑着的,像阳光一样照亮了她的生活的,天使一样的孩子。

  


  爱子抱着膝,伸手从矮桌上拿起一本册子。

  这是她专门开辟的,专门放乱的照片的相册,里面有有可以方便自拍手机出现以后,她与乱两人的合照,也有粟田口家兄弟们的合照,或者乱的演出照片,但是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乱的单人照。

  在榻榻米上午睡的乱,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乱,换上新衣服很开心的乱,脸上被偷袭沾上奶油的乱,在台上闪闪发光的乱。

  这样的相册她有一箱子,而没有洗出来的,相机里属于乱的照片,还要更多。

  这样看的话,说她没有暗恋乱,才是没有人会相信的鬼话。但是,在今天的事情发生以前,和乱交往、或者结婚什么之类的想法,爱子是绝对没有过的。这对比乱大了四岁,将乱当做珍宝一样爱惜的她来说,简直就像是觊觎着全心全意信任着自己的妹妹一样有背德感啊!

  她低下头,对上照片中乱灿烂的笑,像是被烫到一样啪的合上了相册。

  


  “小爱真的不亲手把这个交给乱吗?”粟田口一期接过爱子递过来的袋子,“为了这件礼服,小爱最近已经很久没有来家里玩了呢,大家都很想念小爱哦!今晚的演出,也有是有了小爱的努力才能顺利进行呢!”

  


  爱子马上想起了那一天被乱拷问的情景。她心虚的将袋子赛道一期手里,“我、我今天有点事情!演出我会在转播上看的,一期哥请快去吧!”

  一期一振微微一愣,然后露出了微笑。“好吧,那我先回去了。乱在准备室等着他的礼服呢!”

  “让您亲自来拿真是不好意思一期哥!”

  爱子将一期送出门,看着他乘车离开。关上门,她靠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上,出了一口气。

  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乱啊……

  她抓抓头发,感觉自己的心也乱了。

  


  “请进!是一期哥啊……”

  “怎么,乱看到我很失望吗?”

  “没有,怎么会,”乱接过一期一振手中的袋子,“礼服终于做好了吗?这次居然是一期哥亲自去拿呢。”他打开袋子,将里面的礼服拿出来。

  白色与粉色的轻纱在他手中像金鱼的尾鳍一样散开,在灯光下,像钻石一样闪烁着耀眼的光。

  “好美——”

  “当然,这可是凝聚了心血的作品呢!”

  “我去试试!”

  乱拿着裙子走进更衣室,翻开内衬,脸上的微笑凝住了。

  “一期哥!”试衣间的门被一把推开,“这件裙子……”

  外面空无一人,一期一振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一个精致的盒子被放置在柔和的灯光下。

  乱怔怔的拿起盒子。

  “抱歉!请让一下抱歉!”

  爱子紧紧抓着手中的盒子在走廊中奔跑。

  “爱子姐——”

  “抱歉抱歉!”

  前田几人看着爱子跑远的身影,面面相觑。

  “啊,是乱哥的休息室的方向呢。”

  “抱歉,乱,那个戒指——”

  坐在梳妆镜前的人身上穿着象征纯洁美好的、被人寄予美好祝福的花嫁礼服,橘色的长发在白色头纱之下若隐若现。听见爱子的声音的一瞬间,他马上转过头,然后露出了笑容。

  “爱子!”

  

  “你终于来找我了,爱子,”乱笑着拉起裙摆,“这是爱子做的礼服吧?真的很漂亮,我好喜欢!”

  “原来,之前爱子一直很忙,就是为了做这件礼服吗?……抱歉,我还误会了爱子……”

  “不,都是我瞒着你,你才会误会。我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爱子连忙摇头,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乱,“乱穿这个很好看,和我想象中的一样,不,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丽呢!”

  “是吗?很美丽吗?”乱笑了起来,却又垂下眼睛“可是这样的话,我在爱子心中,更加不可能被当成可以思慕的男性看待了吧?”

  “爱子过来……是不是为了告诉我,我在你心中,是弟弟一样的存在?”乱拉起爱子的手,“如果是这样的话,不要说出来好吗?至少我还可以欺骗自己说,爱子并没有说出口,证明我还是有机会的。”

  “我、我……”爱子不知所措的站着,突然想起什么,将一个盒子递给乱,“我是来给乱送这个的!之前拜托一期哥转交的时候,似乎拿错了,那个戒指是我……的。”

  爱子拿出的,是一个小小的,用来装戒指的盒子。

  乱接过那个盒子,打开,然后,他轻轻的笑出声来。乱抬起头,张开五指,手心之中,是一个和盒子中的一模一样,只是尺寸有所差异的戒指。“所以,爱子那天,是定制了一对我和你的情侣戒指吗?”

  “我、不,这个戒指……”爱子结结巴巴的解释,“我只是……”

  “我知道的哟。爱子喜欢和我用一样的东西对吧?一首饰也好,文具也好,爱子给我买东西的话,自己也会买一份一样的对吧?”

  “是,但是我并没有对乱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我只是……”

  “爱子……你直到现在还不肯承认吗?你喜欢我对吧?”

  “我、我没有……”

  “如果不是喜欢我,收集我的照片,总是对我这么好,一直陪在我身边,这些事又是为了什么呢?”

  爱子一时语塞。

  她喜欢美丽的东西,而她眼中最美丽的东西就是乱。但是如果说是男女之间那种倾慕,她对乱……

  “也对,爱子是女孩子呢,是我不对。”乱抬起爱子的右手,“告白这种事情,应该由男性主动。”

  乱拿起戒指,甜美的笑了,“如果爱子讨厌我的话,那么就直接拒绝就好了,等我将戒指带上爱子的中指以后,爱子就算别扭,我也会当成害羞咯!”

  “我不讨厌——”

  爱子怔怔的看着单膝跪地,抬起她一只手的乱。他穿着梦幻又华丽的花嫁礼服,四肢纤长,动作又优美,又洒脱,带着少女的可爱与少年的帅气。若再仔细观察,纤细修长的手脚,颇露端倪的倒三角形曲线,无一不向爱子昭示着,这是一个少年,一个男性。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爱子便更加手足无措。

  乱抬起爱子的右手,将戒指套在了爱子中指前。他注视着爱子,“如果爱子要拒绝我,就说‘讨厌’,然后将我推开吧。”

  “我、”爱子犹豫,对乱说出这样的话对她来说简直太为难了,“我不讨厌乱,可是——”

  爱子惊讶的看着已经被牢牢套在手指上的戒指。

  “爱子答应了呢。”

  乱得意的笑了。

  “可是乱,我还没有说完!”

  “不能反悔了哦,爱子。”乱拿起另外一个戒指,放在爱子手心。“要上台了,爱子。快点为我戴上戒指。”

  “可是我真的,我对乱并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爱子抓着乱的手,“我不能就这样随便的答应和乱交往,不然对乱很不公平。”

  “没关系的呀。”乱莞尔一笑,“爱子喜欢我,我也喜欢爱子,这不就够了吗?”

  “可是那不一样!”

  “爱子,人生很长的,”乱将爱子的手放在颊边轻轻摩挲,“爱子现在没有像爱慕一个男子一样爱慕着我也没关系,我很快就会长大,长成比一期哥还要帅气可靠的男人。到那个时候,爱子一定会成为我的俘虏。”

  


  “现在,为我戴上戒指吧,爱子。”

  音乐的前奏已经响起,粉丝们的欢呼声穿过已经响起,婚礼进行曲的前奏中,穿着花嫁礼服的少年将左手放入恋人手中。

  “让我穿着你所做的礼服,成为你的花嫁。”


  【爱酱在念什么?】

  【啊,没有。是科研报告呢!】


  少女离开后,橘色头发的少年拿起被少女合上的杂志,随手打开,轻易的翻到了刚才被阅读的地方。


  【与偶像交往的概率,大约和小行星撞击地球一样】


  清脆的,属于少年的笑声轻轻响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地球一定会毁灭的。】


  


  ————————————————————————————

乱你爱不爱我?☞


谢谢!我也爱你!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