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混沌##大圣归来##翻身记#同人的同人——大妖怪与小姑娘

     这一篇并不是刀剑同人,而是混沌大王的同人,其实如果说严谨一点,是我迷恋的太太 @真一 的同人《翻身记》的同人,所以说是同人的同人。(笑)任性的写了这一篇以后任性的请求太太看过了然后任性的发了出来。(顺便:真一太太,我爱她!)

虽然与刀剑乱舞是两个不同的题材,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说,两者都是一样的:长久的生命与短暂的生命,爱情以外的其他羁绊,明知道会分离的相遇。

如果说,一开始就看到了事情的结局,你会感到悲观还是乐观呢?

我的话,是觉得心里非常安定,因为知道终究会失去,所以也不再患得患失。

此时、此刻、此身。

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2016 05 09


————————————————————————————


(一)开始


  有的时候,不一定强大的就是最自在的,虽然大多数情况如此。

  大妖怪捡到小姑娘纯属偶然,不是什么同情心,也不是什么一见钟情,对于大妖怪来说,想做就做,想干就干,不需要理由。所以,大妖怪杀了两个妖怪,捡了个小姑娘。

  不过,世界上有那么多小姑娘,偏偏是这一个被大妖怪捡到,还带在身边,说明她还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的。比如说,独自一人出现在荒郊野岭中,比如说,面对两个妖怪铜铃大的眼睛也没有尿裤子,比如说,看着两个妖怪被撕扯成碎片也没有大喊大叫,比如说,大妖怪问她,“你怕不怕我?”

  小姑娘被大妖怪的妖气弄的脸色煞白,脸上还溅了或许带着妖怪碎肉的腥臭的血,但是她用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大妖怪笑眯眯的脸,声音又平静,又清晰。

  “不怕。”

  她是真的不怕。

  大妖怪的指甲尖尖,轻轻一划就可以让她骨肉分离,那长长的指甲放在她脖子上,她一动不动。

  她不怕。

  “蝼蚁且偷生,你就不怕死么?”大妖怪哈哈大笑。

  “死又如何,不死又如何?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我怕了便不用死么?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怕。”

  “畏畏缩缩的活,不如坦坦荡荡的死。”

  “这可真不像一个小姑娘说的话。”大妖怪笑得更开怀了,“你天生便是这样的么?”

  小姑娘托着下巴认真的想了一会。

  “大概不是罢!而且我应该也不是小姑娘。”她这么说。

  “你不是小姑娘,难道还是大姑娘么?”大妖怪又笑了起来。今天他似乎笑了太多次,这小姑娘真是有趣得出人意料。

  哦,忘了大妖怪是妖怪。

  那就出妖意料吧。

  小姑娘眨眨眼看着他,似乎没有弄明白有什么好笑的,这么一看,她又呆得可以。她看着大妖怪自顾自的笑了一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问他,“我饿了,你有吃的么?”

  大妖怪眯起眼睛,打量着她。“有许多时候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

  小姑娘又歪了歪头,眨巴着眼想了想,换了个说法,“我有些饥饿,您有吃的么?”

  “哈哈哈哈”大妖怪放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后退,朔月的风呼呼的吹起他的大氅,那厚重的衣料鼓起又鼓起,像什么好吃的东西。

  小姑娘呆呆的看着大妖怪笑,大妖怪笑完了也看着她,两个人这么对视而立。过了一会,小姑娘揉揉肚子,开始左右张望。然后她跑到了一处还未完全被风雪掩盖的妖怪尸块之处,蹲下来直直的盯着看。

  “你想吃这些么?”大妖怪饶有兴趣的跺过去。

  “嗯,能吃么?”小姑娘咬着手指,认真的问。

  “能吃,你便吃么?”

  “吃。”小姑娘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似乎只待大妖怪吐出一个能字,她就真的会生食那满地的血肉。

  大妖怪嗤嗤笑了一会,长长的手指一挥,指着那妖怪血肉,说,“吃倒是能吃,可是你吃了会变成什么,可谁也不能保证。”

  小姑娘便失望的站起来,依依不舍的看了好几眼,才转过身去。

  “你要去哪里?”

  大妖怪跟了上去。

  他竟对这小姑娘起了好几分的兴趣。毕竟生命太过漫长,不追逐一些乐趣,难免太也难熬。

  “找些吃的。”小姑娘头也不回地说。

  “在这冰天雪地里么?”

  “随便,哪里能找到,就去哪里。”

  “要是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

  “一直找不到呢?”

  “……”小姑娘想了一会。

  “找到那时候再说罢!”

  


(二) 中间


  一开始是大妖怪跟着小姑娘,后来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小姑娘跟着大妖怪。

  这样的生活倒也有趣。比如这小姑娘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样子,却是个呆娃娃。比如这呆娃娃看起来不通世故,却又看得透彻。

  饿了便吃,困了便睡,喜欢便是喜欢,不怕就是不怕,这小姑娘从来不掩饰,从来不困扰。

  比她活得更久的也不一定能真的这么做。也不是做不到,通常他们不愿。

  这么做的人,通常不长命。

  这小姑娘要不是幸运有他护着,大半也是如此。

  大妖怪颇为自得。就跟人类养个小兔小狗一般,这乐趣一时也让他愉快。

  当然,要说小姑娘对他有多重要,那可不一定。

  开心的时候带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不想带着,丢了便丢了,死了便死了,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不过沧海一粟,天地蜉蝣,算得上什么呢?

  大妖怪跟在小姑娘身后,背着手慢慢走的时候,总是这么想着。

  什么时候烦了就丢了,那时候倒要看看,这小姑娘是不是真的不怕。

  他伸出舌头舔舔嘴唇,舒畅的笑了。

  那小姑娘要是真的害怕,就把她吃下肚好了。

  风花雪月,人间几度春秋。

  


(三) 结束


  “所以最后小姑娘和大妖怪成亲了么?”

  “哈哈哈,你这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非我族类,又岂会懂得情之一物?”

  “那大妖怪把小姑娘丢掉了么?然后小姑娘和别人成亲了么?”

  “你这孩子怎么老想些有的没的,都说了那是妖怪,茹毛饮血,那小姑娘与虎作伴,最后当然是被吃了!”

  “我不信!我不信!怎么可能是这样!画本里都不说仙女和书生成亲了么!”

  “你这孩子哪里看的画本?”

  “啊啊啊阿爹我错了!”

  妖怪便不懂情么?人类便真的有情么?

  这种东西,谁又知道的呢?谁又在乎呢?有情无情,不过作茧自缚。

  那小姑娘呆呆傻傻的,比大妖怪还无情呢。不过就这么走着走着,就死了。

  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死了就死了罢,大妖怪按了按小姑娘冰冰冷冷的脖颈,长长的指甲陷进去。

  以前打算玩腻了吃掉,便就这么干好了。这乱世,与其让这小姑娘被豺狼虎豹分食,不若让他来。算是给这小姑娘留个全尸。

  寒风凛冽,飞沙走石。

  那小姑娘冷冰冰的身体被风一吹,就化了。

  化作雪,化作风,化作沙,化作尘土。自在而来,自在而去。

  本就是无忧无虑之物,死后亦是无拘无束。

  茫茫天地,凛凛风雪。

  不过是南柯一梦。

  

评论
热度 ( 24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