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审神者与眼镜(四)(完结篇)被命运玩弄的可悲付丧神

大家好!审神者与眼镜系列小短篇完结篇为大家送上!剩下的部分很快放出哦!一共四篇,分别是:

(一)审神者的视力不太好

(二)大事件!审神者的眼镜不见了!

(三) 审神者是大美女?

(四)被命运玩弄的可悲付丧神

提示:All婶一时爽!ooc火葬场!肾虚又老年痴呆的作者要记住这么好几十号人的名字已经非常难了,出现bug或者ooc是难以避免的!

  大家发现bug或者ooc欢迎扶正!我会……呃……有缘再改……(懒)

  (づ ̄3 ̄)づ╭❤~爱你们哟~

————————————————————————————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谋害眼镜の嫌疑犯’追讨大会”的横幅被高高挂在横梁上,主犯鹤丸已经被五花大绑扔在右边。六个从犯刀郎跪坐在左边,被召集而来的其他所有刀剑男士围着他们,脸色凝重的坐在了一起。

  主位上的审神者已经哇哇大哭了一个多小时,短刀们的轮流安慰都没能奏效,而遭遇不测的眼镜君则被盖上白布放在了盒子里,作为物证摆在一旁,为了安抚审神者,旁边还竖了个牌子:

  


  眼镜之位·主人泣立

  


  “所以,你们是故意将主人的眼镜弄碎的咯!”萤丸抱着双臂,微微抬起头,露出了看垃圾的眼神,“为了那些污秽的念头而谋害主人重要的物品……啧啧啧。”

  “……”

  无法对主人说谎的刀郎们纷纷低下了头。

  


  歌仙兼定突然抬起头,按着心脏的位置,大声开口:“虽然如此……但是为了对主人的一片仰慕之心而受罚,我毫无怨言!”

  “主人不戴眼镜的样子非常可爱,我是说平时也非常可爱但是不戴眼镜更加可爱,我希望主人能够一直都这么可爱!”

  歌仙兼定开了头以后,加州清光也视死如归的说出了心声。

  “没什么好说的,我和泉守兼定从来不是不敢面对自己所作所为的懦夫!为了守护主人的美丽!我是无所畏惧的!”和泉守也开了口。

  (崛川国广:“兼桑太帅气了!”)

  “……没什么好说的,我是动手了。”同田贯正国愣了愣,发现轮到了自己,非常正直的承认了罪行。

  


  萤丸冷笑了一声,看向了一言不发的烛台切光忠与压切长谷部。

  “那么,听说你们两个是发起者?”

  “……我辜负了主的信任。”压切长谷部因为羞愧而声音低沉。

  (“别看他那个样子他就是动手最狠那个!这个时候装什么君子啊!”和泉守兼定不忿的在旁边大声说。)

  “对外表的执念控制了我……”烛台切停顿了一下,“但是我并不后悔!”

 


  真是六条汉子!

  在场的众人都为他们这英勇无畏的气魄与为人民牺牲(误)的无私所感动,在心里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

  


  “主人,审讯已经完毕了哦!六个犯人(鹤丸支支吾吾的挣扎起来,被萤丸轻轻一踢,滚到了阴暗的小角落中)都已经认罪,要刀解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惩罚萤丸都会为您做到哦!”

  得到六个犯人的心迹剖白以后,萤丸转过身,脸上的表情随之一变。他蹲下身,拿出手帕温柔的为审神者擦拭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把脸哭花了就不漂亮了哦!”

  审神者吸了一下鼻子,抽抽搭搭的开口,“我的化妆品是防水的,不会花的啦!”

  “好的好的不会花,不要再哭了哦,萤丸也好心痛啊。”

  “萤丸……”审神者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水,这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围观刀郎们在心里再不道德的为六个犯人点了赞。审神者的停顿没有多久,她看了一眼竖在一旁的眼镜之位,又将头埋在了萤丸怀里,大声哭泣了起来“呜啊啊啊啊我忍不住啊……眼镜啊……”

  


  “没事,没事,”萤丸温柔的轻轻拍着审神者的头,转向六个犯人的表情却让在场所有人打了一个冷战,“那么,主人想要怎么惩罚他们呢?”

  “务必要重一点才好呢,为了杜绝再犯的可能。”他微微一笑,“或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部刀解了吧!”

  


  “萤丸你不要开玩笑啦,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随便刀解大家啦。”审神者一无所觉的一边抽泣一边说。

  “嗯嗯,是在开玩笑啦。”萤丸微微一笑。

  


  不他刚刚绝对是认真的啊!

  


  跪坐在地的六个犯人【LV60】看着抱着审神者的萤丸【LV99】,冒出的冷汗湿透了内衫。

  


  “那么……就惩罚他们做自己最讨厌的工作三个月如何?”

  本丸之父·石切丸出于对所有儿子的关爱之心,顶着巨大的压力提出了建议,“这样应该已经足够让他们认识到错误了。”

   “啊哈哈是啊是啊,就这样!好好的然他们反省反省!”岩融也干巴巴的笑着打圆场。

  


  “嗯啊,也不错。”萤丸笑眯眯的重复道,“半年的内番,主人觉得怎样呢?”

  (和泉守:“什么?半年!不是三个月……”)

  “半年……会不会太久了一点?”审神者为难的说,“毕竟大家不喜欢内番……”

  (压切长谷部:“主真是太善良了!”)

  


  “不会哟!对主人怀有不轨的心思就算刀解也不为过哟!”萤丸举重若轻的驳回了审神者的建议。“还是主人觉得一年比较好呢?”

  “呃……不用了,半年已经足够了……”到此,审神者也意识到萤丸口中所说的刀解似乎不是在开玩笑,她停止了哭泣,看向了萤丸,“萤丸不要生气啦,我其实也没事,只不过是突然看到眼镜碎了有点控制不住。”

  “没事”,萤丸摸了摸审神者的头,“无论主人想要什么,我都会为你做到的啊。说过的,要守护你。”

  被身材娇小的萤丸一本正经的说要守护,审神者的脸像要烧起来一般变得红彤彤的。

  “就、就这样定了吧!我、我去洗一下脸……大家散了吧”审神者结结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慌慌张张的跑走了。

  萤丸对着跪坐在地上的六个人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跟了上去。

  


  “总觉得输了。”加州清光喃喃的说。

  “对手实在太过狡猾。”烛台切赞同的点点头。

  “啊啊啊我不要做马当番啊国广那些马简直让人厌恶!”和泉守马上瘫倒在立即赶到他身边的崛川国广身上。

  “没事的兼桑!我崛川国广一定会守护你的!”

  “……为了风雅,这点代价不足一提。”歌仙坚定站起身来,脸色淡然,但是他撩头发的动作却没有平时那么潇洒。

  一期一振站起身来,默默的拍了拍烛台切的肩膀,笑面青江干脆直接露出了“干得好”的猥琐笑容,比出了大拇指,大家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切不言自明。

  


  历史会铭记这一天!有六位烈士,牺牲了自己,为守护整个本丸的幸福做出了贡献。

  


  然而,事实证明,所谓的付丧神,也不过是被命运玩弄于股掌的可怜蝼蚁罢了。。

  


  几天后。


  “民那————————”

  伴随着嗒嗒嗒嗒的脚步声,审神者出现在了餐厅的大门前,她带着欢欣鼓舞的笑容向大家示意鼻梁上所驾着的东西:

  “看!新的眼镜!已经到了!”

  审神者得意的扶了扶眼镜,笑出了八颗牙,“我从那天的杂志上订阅的呢!没想到这么快啊!而且比之前的眼镜还要耐用!是怎么摔都没有问题的材质哦!太棒了!”

  


  不————————————————————————

  


  无声却惨烈的哀嚎萦绕在本丸的屋梁上,久久不散。

  


  ——————————————————————————

  小剧场:有的人天生就能够轻易得到想要的东西。

  萤丸(撒娇):主人呀!萤丸想要看主人戴隐形眼镜的样子!

  婶婶(迷惑):啊?为什么呀?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

  萤丸(拽着婶婶的衣袖,卖萌):不可以吗?

  婶婶(被一击必杀,马上脱下眼镜开始换):可以可以!萤丸说什么都可以!

  萤丸:V。

  


  六人组:我们心里苦呀——————

  


  


  被遗忘的·不知道被谁捆成蚕蛹·倒掉在树上的鹤丸: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救命啊!放开我!来人啊!)


  “啊——春天到了呢!刀也好,蚕蛹也好,大一点总是没错的。”——笑眯眯经过的无辜老人。

  


  C'est tout.

  End.

  


  ————————————————————————————


  我爱萤总发自内心!


  哈!哈!哈!

评论 ( 9 )
热度 ( 150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