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审神者与眼镜(三)审神者是大美女?

大家好!审神者与眼镜系列小短篇第三篇为大家送上!剩下的部分很快放出哦!一共三篇,分别是:

(一)审神者的视力不太好

(二)大事件!审神者的眼镜不见了!

(三) 审神者是大美女?

原本是这样的……不过我不小心爆了字数……

还会有一个后续。

提示:All婶一时爽!ooc火葬场!肾虚又老年痴呆的作者要记住这么好几十号人的名字已经非常难了,出现bug或者ooc是难以避免的!

  大家发现bug或者ooc欢迎扶正!我会……呃……有缘再改……(懒)

  (づ ̄3 ̄)づ╭❤~爱你们哟~

————————————-——

  放弃啦!不干啦!再也不做审神啦!

  等我锻出数珠我就马上收拾打包回老家!

  因为“浴室事件”大受打击,羞耻值突破了上限而昏倒的审神者醒来后,就将所有人赶出了房间并且将自己关在房中,拒绝与任何刀剑男士见面。

  “主!您已经有将近一天没有进食了!请您出来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不要管我!像我这样的粪审就让我饿死吧!”

  “主!不要啊!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呀!”

  “没有眼镜我不出门啦!谁都不要管我!”

  审神者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不管外面劝导的声音,任性的大喊。

  我为什么不好好爱护视力啊,为什么不把眼镜放好啊,都瞎了为什么还要去洗澡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还活着!

  


  审神者在被子里抱着头滚来滚去,陷入无限的懊悔中。

  如果我有备用的眼镜就好了,如果当初准备多几副眼镜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如果我……

  嗯?

  审神者灵光一现,一把掀开了被子。

  我似乎真的有早做准备呀!

  


  “主上?主上?出来吃饭吧?今晚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哦!”

  烛台切光忠循循劝诱道,半响,他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主上似乎正在翻箱倒柜。”

  “什么?难道主因为觉得太过丢脸不想面对我们想要收拾东西回老家吗?”

  压切长谷部大惊失色。

  “这么说来,主上不会想不开吧?”

  大家目目相觑,想起了发现自己进错了男浴的一瞬间,审神者五雷轰顶的表情。

  “刚刚似乎也说过‘让我饿死吧’这样的话……应该……是开玩笑吧?”

  


  “啊!找到了!”

  审神者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欢呼。

  “这个语气,应该是高兴的语气吧?”

  “可是刚刚还很沮丧的主人突然高兴起来——似乎不太妙啊,是不是伤心过头……失去理智了?”

  


  凝重。

  气氛非常凝重。

  诡异不详的沉默。

  


  “主人啊!!!不要啊!!!!就算你要看我们所有人的裸体都无所谓请您一定要爱惜自己呀!”

  “主上?那点小事没有关系的,请您不必再介意了!”

  


  “唔!好痛!”

  卧室里又传来了审神者的声音,这次似乎是带着痛苦的声音。

  守在门外的付丧神们更加紧张了敲门的声音也轰隆作响,压切长谷部的力气像是要把门直接敲下来。

  “主人啊请您不要想不开啊!如果您介意的话大不了我们也看您的那就公平了!”

  “对啊!……等等,压切长谷部!你那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污秽的思想!整天以守护主人为名难道你才是对主人最危险的那一个吗?”

  “你在说什么!我是为了主人……”

  


  原本十万火急的“开门呀开门呀我知道你在家”一下子变成了“你污秽你下流你无理取闹”“你才污秽你才下流你猜无理取闹”“我哪里污秽我哪里下流我哪里无理取闹”直到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萤丸一手面无表情的一手抡起一个,扔了出去。

  

   萤丸拍拍手,凑到审神者的门前,变魔术一般露出了小天使一般的笑容“主人啊,晚餐时间到啦!没有主人一起吃饭好孤单啊!主人陪萤丸一起吃饭好不好嘛!”

  

  “萤丸?……嗯……好吧!稍等一下!”

  


  这么简单???

  所以刚刚那两人是为了什么而牺牲的呀!

  大家的额头齐齐滑下一排黑线。

  


  “抱歉啊抱歉啊久等了!”

  拉门被唰的一下拉开,刚刚还决定打包回老家的审神者志得意满的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民那!问题解决了!我找到了这个!”她亮出了手里的东西。“隐——形——眼——镜!带这个花了一点点时间但是这下我不会再看不清啦!……咦?怎么了吗?”

  


  聚集在门口的付丧神们像是第一次见到审神者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审神者,让她不安摸了摸自己的脸。

  “呃……因为带上隐形眼镜以后发现眼睛周围肤色有点不均匀所以稍微化了点妆,很奇怪吗?哈哈哈很久没有化过妆了手生是没有办法的啦!”

  “要不然……我现在就去卸妆……还是平时的样子比较好吧?”

  审神者难为情的红了脸。

  


  “不要啊!主人!万万不可!”

  歌仙兼定激动地抓住了审神者的双手,深情款款的说:“您的风姿如此迷人,请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不知今夜,能否请您赏光……”

  一把将歌仙兼定推开的和泉守兼定潇洒的撩了一下刘海,含情脉脉执起审神者的右手,焕焕低下头:“只有强大又帅气的我,才有资格站在您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请允许我成为您的守……”

  “啊——兼桑啊——”

  “哦呀,似乎飞到了外星呢!”萤丸淡定的将手放在额头上看着和泉守坚定化作流星的身影,“即使是在本丸里,变态也是无处不在的哦!不过主人放心!萤丸会保护主人的!”

  “萤、萤丸……”审神者感动的捂住了嘴,“你真是太好了……”

  “那是当然的哦!”萤丸眨着眼睛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又转过头,在审神者看不到的角度对蠢蠢欲动的其他刀郎露出威胁的表情。

  “我们去吃饭吧主人!”

  “啊好的!话说光忠和长谷部去哪里了呢?刚刚似乎还在劝我去吃饭……”

  “不用在意这种小事,主人饿了吧?”

  “这么说是有点呢!可是大家不一起吗?”

  “不用管他们,饿了自己会来的。”

  “真的可以吗?”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后藤藤四郎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好厉害啊……虽然个子娇小,但是真是让人心生敬佩的气势……该说不愧是大太刀吗。”

  “话说刚刚,主人身上是不是闪着圣光啊!是吧是吧!手差点不受控制的伸出去了呢!”陆奥守满脸通红,“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主人啊……”

  “主人也成为那样的女性了呢,很快也会嫁到别人家去吧!这种既骄傲又失落的心情真是让人矛盾。”石切丸也发出了感慨。

  “如果是主人的话,一定能成为非常棒的嫂嫂呢……”——一期一振

  “好、好可爱……主人……”——加州清光

  “‘化妆’真是可怕……”——同田贯正国。

  “啊哈哈哈。”——无辜走失老人

  


  “奇怪,感觉最近大家都有点不一样呢!”

  本丸惯例的“关爱老人”时间,审神者一边看电视一边和老年组闲聊。

  “无论是畑当番还是马当番,完成度都比以前高了不少呢!而且清光和和泉守居然那一口答应了畑当番的工作,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说起来烛台切也怪怪的,‘今天想吃外卖披萨’这种要求居然也得到了允许!一期一振也是,‘主人的话,如果想吃双份的甜点也不是不行啦……’实在是太奇怪了!一期不是一向都说会给短刀们带来不好的影响,老是克扣我的甜食吗!”

  “最奇怪的是同田贯!那天在走廊里遇见的时候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居然转身逃走了。那可是同田贯正国啊!太吓人了!”

  “可能是春天到了吧!哈哈哈。”三日月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这样也不是挺好的吗?”

  “是挺不错啦,除了歌仙老是往我的房间送晦涩得不行的和歌,和泉守老是模仿肥皂剧里的剧情把我堵在墙脚(然后被萤丸扔出去),让我有点困扰以外。但是大家突然这么……呃,”审神者想了一下,没能找到合适的形容词,“真是让我受到了惊吓。”

  


  “大包平说过: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繁衍的季节。”

  


  “啊?大包平还会说这样的话吗?”审神者呆呆的看向淡定喝茶的莺丸,“不过说到惊吓……最近似乎一直没有见到鹤丸呢……不对!”

  

  “鹤丸!我说那天我有看到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我怎么没有想到是他呢!如果说还会有谁做这种事的话就一定是鹤丸了!”

  “爷爷、莺丸殿下,我先失陪了!”审神者一把站起来,风风火火的跑走了。

  


  “天气真不错啊……”三日月淡定的拿起茶杯。

  


  “咦?你们两个居然弄成这个样子?”

  “哼!你们不也差不多吗!”

  走廊里,畑当番与马当番小队针锋相对。

  “毕竟是主人的委托,当然要帅气的完成它!”和泉守兼定露出得意的表情。

  “为了主人,就算衣服会弄脏也在所不惜!”加州清光也表达了同样的决心。

  “呵呵,看来似乎做了一番觉悟呢!我可与你们不同,无论是什么事情,只要是主人的拜托,都能风雅的完成呢。”歌仙兼定炫耀一般开口,特意加重了“拜托”两字的发音。

  “……不知为何答应了下来……”同田贯正国扭开了头。

  


  

  “不过……如果主人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话,无所谓啦都无所谓。”

  半响,加州清光说出了让其余三个人默默赞成的话。


  

  四人僵持不语,正当气氛变得诡异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衣服,脸上带着被画上圈圈的花纹的眼镜与假鼻子和假胡子的人突然从天而降。“哦啦!眼镜怪人,登场!受到了惊吓吧!”

  “哈哈哈哈,所有不乖的小孩子都会被我吃掉哦!可怕吧可怕吧!”

  “鹤丸殿下!”正在走神的加州清光恼羞成怒,“请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他的声音像是被偷走一般越来越低。

  “我说,那个是不是……”

  “那个不风雅的造型,应该不会错了……”

  “那不就是大将的眼镜吗?”

  “被发现了吗!没错!就是我!眼镜怪盗!”鹤丸国永丝毫不知危险已经靠近,还在颇为自得的炫耀自己的装备,“静悄悄的为你们酝酿了一个大惊吓呢!小姑娘这几天一定吓坏了吧!所以说因为恶作剧就惩罚鹤丸大人内番是不行的!”

  “这还真是惊吓呢……”

  压切长谷部与烛台切光忠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

  “不过不是对主人,而是,”两人难得的统一了战线。

  “对我们。”

  


  六个刀剑男士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熊熊燃烧的斗志,不约而同的将手按在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刀上。

  


  一定要在主人(主)(大将)发现眼镜被找到了之前将眼镜藏起来!

  


  “为了守护这份风雅!”

  歌仙兼定拔出刀,慷慨的喊出了口号:“战斗啊!”

  “一切为了主!”

  “为了主的一切!”

  “啊啊啊啊你们干什么啊不用这么认真吧大不了我马上把眼镜放回去!”鹤丸大惊失色,哇哇叫着想要逃走,却被装上了‘为了主火箭炮’的压切·机动小子·长谷部一把压在身下,眼睁睁看着六个人十二只毒手伸向了他——脸上的眼镜。

  


  “民那!我想到了!眼镜很有可能在鹤……丸……那……里……”

  


  匆匆跑来的审神者呆若木鸡的停下了脚步,看着被两个人压住手两个人压住脚,身上骑着长谷部,前面蹲着烛台切的鹤丸,脸色变点奇怪起来,“抱歉,我……是不是来的时机不大对?”

  


  “主!请不要误会!我们只是——”

  “救命啊小姑娘!他们要谋鹤害命啊!”

  看到审神者,鹤丸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剧烈挣扎起来,随着他的挣扎,什么东西被他一把推了出去。

  发现那是什么东西,六个人同时变了脸色想要去遮掩,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审神者的头一低,目光落在了那个东西上。

  她的微微颤抖的伸出手,“那个……不是我的……”

  “不是啊主人!请不要在意那种无关紧要的东西!”

  “主啊请你不要误会!那里什么都没有!”

  “……眼……镜……吗?”

  审神者脸色惨白的说完这三个字,蹲下身,碰到那一团已经严重变形的不明物品时,身子晃了晃。

  “主人啊你还好吧!”

  审神者手里拿着眼镜,呆呆的抬起头,看向还扭成一团的七个人。

  然后……

  “唔啊——————————————”


  失去眼镜的第n天,想它想它想它。


  可是眼镜死了。

  ——————————————————————

  凡是有想要放名人名言(误)的时候,我就把锅扣到大包平头上。

  没办法,没有实装,就没有刀权啊!(无赖摊手)

  婶婶不是故意安排讨厌内番的人内番,而是因为本丸内番是轮流的恰好轮到了最讨厌内番的那几个。

  审神者看到碎掉的眼镜:




评论 ( 13 )
热度 ( 169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