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审神者与眼镜(二)大事件!审神者的眼镜不见了!

什么!审神者要看所有人的裸体???黑暗本丸难道要到来了吗?

大家好!审神者与眼镜系列小短篇第二篇为大家送上!剩下的部分很快放出哦!一共三篇,分别是:

(一)审神者的视力不太好

(二)大事件!审神者的眼镜不见了!

(三) 审神者是大美女?

大家周末愉快!死猪不怕开水烫!考试越近我越浪!

提示:All婶一时爽!ooc火葬场!肾虚又老年痴呆的作者要记住这么好几十号人的名字已经非常难了,出现bug或者ooc是难以避免的!

大家发现bug或者ooc欢迎扶正!我会……呃……有缘再改……(懒)

(づ ̄3 ̄)づ╭❤~爱你们哟~

——————————————————————-

  “哎呀!”

  清晨的本丸里突然响起了惊呼声,这明显属于女性的声音让时刻关注主一切动向的压切长谷部大惊失色,他按着刀迅速跑到了尖叫声的来源——审神者的房间。

  “主!不必惊慌!我压切长谷部一定会为你斩除所有的——”

  趴在地上的长发女性抬起头,双目无神的看向了长谷部,“是长谷部啊,太好了。”她露出得救了的表情,“可不可以请你扶我一下,我似乎扭到了脚。”

  “我的眼镜不见了呢……睡醒起来就找不到了。”

  披着衣服的审神者捧着长谷部为她准备的热茶坐在床边,长长的头发落在肩膀上,“原本以为是落在了风吕,想去找一下,结果因为没有眼镜连门都没有出就摔倒了。”她露出无奈的表情,“我果然不能没有眼镜呀!”

  “可是……如果主人没有眼镜的话,又是怎么从风吕回到寝室的呢?”

  “也是哦……”审神者恍然大悟,“那么说,眼镜还在寝室里吗?可是我柜子上、架子上、地上都摸过一遍了,都没有找到呀!”

  “啊!如果是长谷部君的话一定没有问题!”审神者突然双手合十,转头对“看”着长谷部,“拜托了!帮我找到眼镜吧!”

  “主……”面对主人如此信赖的眼神,长谷部马上大声表达了决心,“只要是主的命令无论是什么都会为你达成!”

  “长谷部君真是可靠呢!”审神者露出了微笑,“那就拜托了!”

  


  “按照我的搜索,您的眼镜似乎不再房间里。”

  “是这样吗?”因为没有眼镜今日停止处理公务的审神者带着一丝失落低下了头。“那么到底在哪里呢?没有眼镜的我就像瞎子一样呢!”她伸出手指,指着院子里玩耍的短刀们,“在那边奔跑的孩子到底是平野还是前田呢?”

  “主上,那是笑面青江啊……他似乎听到了您说的话,看起来一幅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呢!”

  “是青江啊……抱歉!我的视力不太好哦!”

  那已经不是不太好了吧……

 


   众人纷纷滴下一滴冷汗,“为主人寻找眼镜大作战!”的优先等级被提升到了最最最优先级。(原本是最优先级)

 


   “报告!风吕没有发现!”

  “报告!院子里也没有!”

  “马粪里面也……”

  “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找啦!!!!”

  “啊?不必吗?我还以为……”

  “还是没有发现吗?”

  大厅里,审神者听到最后一个汇报,失落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在一旁的矮桌上摸索了很久,终于拿起了茶杯。

  “那么说来……眼镜是失踪了呀……”

  “主!”压切长谷部马上站了出来,他单膝跪地,轻轻的托起了审神者的手,“不能达成主的任务非常抱歉,为表歉意,请将我压切长谷部当做你的眼镜!”

  “长谷部……”审神者惊讶的看向长谷部所在的方向,“啊原来一直站在那里的是你呀!怪不得我总觉得很熟悉呢!”

  “主人啊!只要是眼镜就好了吧?”

  萤丸带着无邪的笑容将长谷部一把踩在脚下,然后将手里的眼镜递到审神者手中。“请您随意的使用这个吧!”

  “咦?这是……”审神者惊喜的将眼镜凑到眼前,很快认出了这是谁的东西,“这不是明石桑的东西吗?”虽然这么说着,她还是忍不住将眼镜戴了上去。鼻梁上压着东西的感觉让她感到一丝安心,但是她很快发现那是一副没有度数的,只能用于耍帅的平光眼镜,就算戴了上去,视线也还是一片模糊。她失望的将眼镜取下,依依不舍的还给萤丸。

  “还是看不到呢……谢谢你,萤丸。请将这个还给明石吧!”

  


  “啊……已经有两天没有眼镜了呀……”

  


  因为没有眼镜,审神者的机动性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值。即使是在本丸的走廊里走都会因为绊到不知是什么东西而摔跤,如果不是这周的近侍萤丸及时拉住她,审神者很可能成为第一个因为近视加散光而在本丸中摔断腿的审神者了。

  


  而且,灾难还远远不止如此。


  管蜂须贺虎澈叫歌仙的、笑眯眯的对着一期一振叫江雪,以及踩着躺在地上的明石国行走过去的事情都屡屡发生。让很多付丧神的心灵受到了伤害。这一切在当晚,包着浴巾拿着洗漱用具的审神者带着迷蒙的微笑出现在男浴中的那一刻,达到了最高峰。


  “这个世界简直是地狱。”

  江雪左文字一脸郁卒的念着佛经。当审神者进来的时候,他是离浴室的门口最近的一个,差点全裸对上了审神者离叽的眼神。

  “真是惊呆了呀!兼桑的心跳都快吓停了!”崛川国广激动的说道。

  “我才不会那么容易被吓到!国广你不要乱说!”和泉守被戳到痛脚一般大声反驳,“而且当时你为什么第一反应挡住我!难道我有哪一个地方是不够帅气的吗!”

  “啊哈哈哈,说起来主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呢!”岩融豁达的笑起来。

  “是啊,主上睁着眼睛傻傻的站在那里说,‘咦?今天的浴室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呀?’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次郎太刀重复着审神者的台词,无论是神态还是语气都惟妙惟肖,让原本已经很绝望的审神者捂着脸哀嚎了一声。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我真的不是粪审啊……””她万念俱灰的趴在了地上。

  “啊哈哈哈,故意的也没关系哦,下次想看的话就来找爷爷吧!”

  “三日月宗近!如果你再这样一意孤行的话我是不会轻易罢休的!”长谷部马上拔出了刀。

  “啊哈哈哈。”

  “如果主人真的要共浴的话,请提前通知……我会帅气的迎接您的。”

  “烛台切光忠!”

  “可恶!我也不会输的!无论是共浴还是侍寝,主人那么宠爱我一定是我先……”

  “加州清光你坏掉了吗?”大和守安定嫌弃的移开了目光。

  “请不要再别人的弟弟面前说这种下流的话!没看见退已经快吓哭了吗!不过……咳,如果是主人的话……”

  “啊!!!主人的sans值太低昏过去了!”


  

  “大包平曾经说过:上帝把你的眼镜拿走了,就一定会为你拉开通往男浴的门帘。”

  莺丸慢悠悠那喝了一口茶,发出了满意的叹息。

  


  失去眼镜的第二天,想它想它。

  


————————————-

我去复习啦!最后一章在明天呀!

我没有卖关子吊胃口!嘿嘿嘿。

评论 ( 15 )
热度 ( 162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