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R18##ALL婶#[刀剑ponpon]和室里的手入工 02 今剑

如题,灵感来自刀剑ponpon,还有另外一篇r15小文文,总的来说就是手入工十九号在工作的时候不断遭遇潜规则与性骚扰依旧坚持爱岗敬业的故事。

  “救命啊我卖艺不卖身啊!!!!”

  没错,这篇是R18,我下海了。

  请注意:道德沦丧,道德沦丧,道德沦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无论是短刀、禁欲系、还是孤寡老人,都逃不过手入工毒手!

  欢乐逗逼向,乙女向,ooc可能,作者肾虚,请不要对更新频率有期待。

  


  本次轮船即将起航,敬请各位乘客拿好自己的船票,有序上船。郑重提示:未成年乘客给我下去!我已经看见你了!


——————————————————————————————

未成年人都走了吧?


——————————开船!————————————


 

  诸君,此刻我以血与泪的教训给予诸君一个忠告:

  别·惹·短·刀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既然决定继续做这份高薪高风险的工作,高级技术人员零一九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下班以后她发挥职业精神搜集了一份详细的付丧神资料大全,并且做足了功课。哪几把刀被烧过所以有点健忘、哪几把刀看起来善良治愈其实切开都是黑、哪几把刀以前很长后来不幸被磨短(零一九感到一阵牙酸)。

      了解到付丧神并不是妖怪也不是鬼怪以后,在她的第二个服务对象从天而降的时候,她不仅可以镇定的伸出手去阻止它再将榻榻米插出一个洞,还一眼认出了它是哪一把短刀。

  


  三条派系的今剑!那可是个会“痛痛痛痛”的撒娇的小天狗!怎么看都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违规行为的!


  零一九号大出一口气,心有余悸拍拍胸口,开始干活。

  


  一切都非常顺利,然而,在零一九将短刀上的污秽拭净,往刀身上打粉的时候——“阿嚏!”


  突然出现的重物朝毫无防备的零一九袭来,将她砸到了榻榻米上——后脑勺先着地。

  


  “抱、抱歉!我不太习惯打粉!你还好吧?”

  


  我不好,我快被你一坐两段了。

  零一九抬起一双泪眼,看向坐在她身上的人,要说出口的话瞬间硬生生哽在了喉里。

  妈妈!这个人是天使!是天使啊!!!

  她的泪水喷涌而出。

  


  因为紧张而睁得大大的、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显得非常有活力的。挡住了快半张脸的不对称刘海,在脑后盘成一个包包头的栗色的长发,细白幼嫩的胳膊,以及这种独属于小孩子的,软绵绵的触感。

  零一九觉得被他坐着的地方好像火烧一样烫起来,一股热流冲鼻而出。

  “对不起!大姐姐你流鼻血了!都是我的错!”那孩子一下子从零一九身上弹起来,“你还好吗?”

  “不,没事。”零一九捂住了鼻子,同时也捂住了自己露出的会吓坏小天使的笑容,有些遗憾的回忆了一下刚才软绵绵的感觉,“我只是最近有点上火。”

  “抱歉,原本想忍住,等手入完毕再向您道谢的。”

  男孩双膝着地,跪坐在零一九号身边,解释自己突然出现的原因。

  “不过粉球恰好打在那个地方,我没有忍住打了个喷嚏。”

  零一九号努力忽略身边的小男孩身上传来的奶香味,保持自己可亲大姐姐的形象。

  “原来本体手入的时候你们会有感觉的吗?”

  “嗯!是的,其实,其实……现在也有。”

  零一九正在上油的手一僵,不着痕迹的瞟向了坐在一旁的小天使。

  他的脸蛋红彤彤一片,小小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两只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膝盖上。

  等等。


  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在意了……小天使的双腿之间、蓝色的衣料下,为什么好像有不正常的起伏。


  “嗯……大姐姐。不、不用管我,继续、继续手入就好了。”


  留意到零一九的目光,他的双手一下子紧张的将裤子抓出一片褶皱。


  “我、我没有关系的……”

  零一九号的手一抖,差点把短刀插到自己手里。


  

  “要不今天……到此为止吧?”

  


  “不、不要!”小男孩大声的喊出来,然后又低下了头,“很、很舒服……拜托、请不要停下。”

  救命啦这是什么糟糕的台词啦!!!!

  

  打粉、上油的工序至少要重复好几遍。零一九目不斜视的重复手中的动作,以极佳的专业素养去忽略旁边的小男孩发出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甜腻的呻吟,以及他越来越贴近自己的,小小的带着孩子香味的身体。

  “呜……啊哈……没关系,不用管我……”

  “拜、拜托,啊哈,让我靠一下,一下就好嗯啊——”

  “要到了,要到了!好棒!呜!”

  


  零一九的脸裂了。

  


  “哈、啊哈、因为,太舒服了,抱歉……”

  因为舒服了就可以磨蹭着大姐姐的大腿释放你的阿姆斯塔朗阿姆斯特回旋炮吗!还我纯洁无暇的小天使啊!!!

  都是这个世界的错!

  内心悲愤之间,零一九拿着油纸的手一滑,锋利的刀刃一下子划破了手指。

  “嗷!”

  一日之内,零一九的后脑勺再次遭遇了重创。

  “嗯?”

  天旋地转,然后眼前一黑,再回过神来,零一九已经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扑倒在地当然。老样子——后脑先着地。

  妈妈,我对不起你为了我有一个圆润的后脑勺做出的努力。

  突然出现男人身材非常高大,在他的对比之下,零一九就像一只小鸡仔一样毫无反抗之力。他一手抓着因为突然变长差点将零一九捅个对穿的大太刀,另一只手压着零一九的双手,将她推倒在榻榻米上。

  “有趣……你的血,再让我尝尝。”

  他这么说着,伸出鲜红的舌头,轻轻舔上了零一九的手心。

  大、大事不妙!

  拒绝还没出口,舔舐和吮吸的感觉已经从伤口传来。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让零一九浑身僵硬,同时,被湿漉漉的舌头舔过的地方,一阵轻微的刺痛以后,快要血液沸腾的感觉扩散开来,零一九浑身一震,脸红了个透。


  “你……你……口水带毒……太卑鄙了……”

  她义愤填膺的指控,出口的声音却变得软绵绵。

  “任何违背女性意愿与女性接触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别以为成精了我就怕你!”

  


  “哼哼,”男人撑起身子,低头看向零一九。

  “不要误会,那可不是毒,而是你内心深处的欲望。”


  “已就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不诚实的面对自己呢?”他煽情的摩挲着零一九的唇瓣,“还是说……其实你现在只是在欲迎还拒?”

  


  欲迎你个大头啊!我就算是热血女青年也不是那种随便喝第一次见面的人上床的人! 


  “难道说……你更喜欢那个样子?”

  男人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诡异的的笑容。

  “真是有趣,虽然还没有玩够,不过我非常满意你的祭品,就给你一点谢礼吧。”

  这么说着,男人掏出了他的大太刀,煽情的伸出修长的手指玩弄了一下零一九已经受潮的刀鞘,插了进去。

  


  “什么!哪有人拿太刀做谢礼、住……”

  


  “嘭!”

  


  “啊呀!”

  


  “嗷!”

  


  “大姐姐!”零一九号再次泪眼朦胧的对上了那双湿漉漉的红色眼睛。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个样子……”


  再次出现的小男孩惊慌失措的压在零一九身上,手忙脚乱的想起来,却因为扯动了刀鞘里面的刀,导致两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

  

  “我、我不是故意的唔!”


 大惊之下,今剑慌乱的往下一压,一点都不符合他体型的大太刀就这么完全捅进了零一九号的刀鞘里面,零一九双腿一软,差点弹起来。

  “咿!我……我……很、很抱歉、但是、好舒服了……比刚刚还……”一边这么说着,一脸无辜的小男孩,压在因为情动而浑身发软的成熟女性身上,以和他的声音完全相反的凶猛开始动作,并且毫无自制力的开始大声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这是犯罪……我这是犯罪……

  


  虽然怎么看她才是受害者,但是这副“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一脸单纯的做着羞羞的事情”的情景如果被人看到,被抓的那一个绝对还是她啊!!!!

  


  “嗯啊!大姐姐里面好热……好舒服……对不起……”

  


  老家的妈妈,如果我被抓了,我床底下的书请不要看也不要扔,我出狱了还要看的。此外,请您一定要相信,您的女儿我只是正太控,并不是恋童癖。

  ——不孝女泣留

  


  “轻、轻一点……不要、啊啊不要那么里面!”

  “抱、抱歉……”

  “不要一边抱歉一边用力啊!就算你长得可爱!”

  “嗯啊!嗯啊!今剑忍、忍不住!大姐姐、太棒了、太棒了……”

  “可恶、混蛋……咿……小小年纪……啊!”

  “今剑、今剑不小了、唔、大姐姐!抓着今剑的手、抓着今剑的手!要去了!要去了!”

  “等……不要内……”

  “啊!”

  自称今剑的小男孩双目无神的在零一九身上喘着气,脸上、身上一片狼藉,眼中还带着一丝泪花。然后,他脱力一般趴在了零一九身上。

  “没、没有忍住……抱歉……”

  “姐姐里面实在太舒服了、又湿又滑、一直在吸着我……唔……抱歉!又要……”


  我还能说什么?

    零一九的内心毫无波动。

  “完事了就给我出——咿!怎么又!又开始……什么情况啊你的不应期呢?”

  “嗯?那、那是什么……嗯啊……大姐姐,又开始了……难受……让我、动一动、动一动可不可以?很快就好……”

  “你明明已经在动了!”

  “是吗……那就……再、多一点……”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啊……说好的很快就好呢……”

  “很快……很快……”

  


  “啊……可停下来吧,我的腰啊……”

  “抱歉、就……就可以……”

  


  “……”

  


  直到最后,零一九也没能清醒的等到传说中的“就可以”那一刻。


 

  ——————————————————


  唉我的妈。我觉得这完全不是小黄文,可以撸那种。像这种大家会只会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完全程吧……


  算了大家就当是R18笑话看吧。

  

再次对短刀伸出了毒手!妈的我好方……


评论 ( 27 )
热度 ( 274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