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应激障碍 10 夏至(完结篇)(#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女审神者#)

 这是[刀剑乱舞]双重人格的前传,属于表人格的故事。总的来说,会是非常温馨的故事。剧情相对于本篇来说是非常独立的,即使不看本篇也能轻松阅读。

  乙女向;

  私设有;

  创伤后应激障碍:

  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PTSD的发病率报道不一,女性比男性更易发展为PTSD。(百度百科)

  出于诚实的精神必须告诉大家,不死不灭的神与生命短暂的人类,是不可能拥有传统意义上的ge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

  刀剑乱舞,开始吧。



  10 夏至

  “大将————大将——————”

  “这个给您!”

  审神者笑着从公文中抬起头,看清被放到她桌子上的东西的时候,她整个人僵住了。

  “我们一起抓住的!很可爱吧!”

  “啊……很可爱……”

  被放到桌子上的是一只金黄色的蝉,有着大大的眼睛与半透明的羽翼,显得精巧又美丽。这样的小昆虫在某些年龄的孩子眼里或许真是“可爱”的小玩意儿,但是不包括审神者本人。

  不恐惧流血,不恐惧死亡,不恐惧疼痛,这样的审神者,独独恐惧着昆虫科的所有。

  无辜的蝉战战兢兢的趴在桌子上,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审神者,这使她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惊动的蝉会往她身上跳。

  “它是金色的!好漂亮!所以我想送给大将!”爱染国俊献宝似得将蝉拿起来,想要递到审神者手里,“和大将的眼睛是一个颜色呢!”

  “找了好久呢!”今剑在一旁指手画脚的说,“好多的树!才发现了这一只!”

  这份心意我心领了,可是我很怕虫子……

  审神者欲哭无泪的看着理她越来越近的虫子,浑身发软,却不敢开口说话。

  虫子会飞到嘴里去!

  “等下,国俊。”

  火烧眉毛之际,一只手横空伸出,将无辜的蝉拦下,萤丸将蝉放进了盒子中,“主人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诶?”

  今剑和国俊两个人发出了巨大的惊呼声。

  “嗯,是的……我有点害怕那个,昆虫。”

  审神者苦笑着解释,“很抱歉!的确很漂亮,可是我……”

  “蝴蝶也怕吗?”

  “蜜蜂也怕吗?”

  “螳螂也怕吗?”

  “萤火虫也怕吗?”

  未说完的话被两把短刀惊讶的打断,他们惊奇的不停例举着不同的昆虫的名字,看着审神者一一点头,而萤丸则默默地将装着蝉的盒子盖严实,放到了离审神者更远的地方——一直留意着那只蝉去向的审神者长出一口气,朝萤丸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萤丸眨眨眼,也朝她一笑。

  “啊……那真遗憾啊……”

  “虫子很好玩的呀!”

  今剑与国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对不起,大将我不是故意的。”

  “今剑不知道大将害怕虫子呀,对不起……”

  “没关系,我也没有说过。抱歉呢!辜负了你们的一番好意。”审神者伸出手依次摸摸三个人的头,露出了笑容,“不过啊,你们的这份心意,我非常高兴哦。”

  “真的吗!”

  “啊萤丸!好阴险!居然抢先占据大将的怀抱!今剑也要抱抱!”

  “我也要!”

  “唔一个一个来,不要急。”

  

“主人,我们送西瓜过来啦!咿你们在干什么!主人!乱也要抱抱!”

  “乱你——”

  “退、退可不可以……”

  “谢谢!谢谢主人……”

  “喵!”

 

 尽管间隔一段距离,但是短刀们的欢呼声与审神者无奈的笑声都清晰的传到了另一端的院子里。

  加州清光的手一抖,一抹鲜红的颜色划过了他的手指,他懊恼的放下刷子,拿起工具擦掉涂出界的指甲油。

  压切长谷部猛地站起身来。

  “这样会打扰到主的工作,我需要前去阻止。”

  “弟弟们并非有心如此,但是的确不可以这样打扰主的工作。”

  一期一振也站了起来。

  “主上只是不擅长与成年男性交往罢了,她其实非常温柔。”

  烛台切光忠自言自语一般开口。

  “醉了醉了,我喝醉了。”

 “哈哈哈。”三日月笑眯眯的端起茶杯。“年轻人真有活力啊。”

  

      坐在一旁的太郎太刀,默默地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

  

————————————————————

到目前为止,前篇的内容基本上已经完结了。原本是因为本篇的写得有点压抑,为了转换心情才写的一系列温馨小故事。当然,这一系列的故事也有从侧面充实本篇细节的目的,有些故事不适合在本篇说,有的故事不适合在前篇写。

过去种种,皆是物是人非。

评论 ( 3 )
热度 ( 39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