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R18##ALL婶#[刀剑ponpon]和室里的手入工 01 乱藤四郎的场合

答应我看一眼重要提示:http://yingguangruju.lofter.com/post/1df8a1df_ad1f4d3

如题,灵感来自刀剑ponpon,还有另外一篇r15小文文,总的来说就是手入工十九号在工作的时候不断遭遇潜规则与性骚扰依旧坚持爱岗敬业的故事。

  “救命啊我卖艺不卖身啊!!!!”

  没错,这篇是R18,我下海了。

  请注意:道德沦丧,道德沦丧,道德沦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无论是短刀、禁欲系、还是孤寡老人,都逃不过手入工毒手!

  欢乐逗逼向,乙女向,ooc可能,作者肾虚,请不要对更新频率有期待。

  

 本次轮船即将起航,敬请各位乘客拿好自己的船票,有序上船。郑重提示:这是这是新船长!新船长!矜持!未成年乘客给我下去!下去!

————————————————————————


 01 第一位客人:乱藤四郎

  零一九跪坐在榻榻米上,非常不自在地扯了扯衣领、又把裙子下摆往下拉了拉。

  明明只是一份手入的工作,为什么工作服会是这种衣领这么低,下摆这么短的改良和服,工作地点还是这种散发着诡异氛围的和室,狐之助离开前那种暧昧的留言“请您安心等待您的第一位客人”这样的话简直让她有夺路而逃的冲动,如果不是赔不起违约金,上次买本子的尾款没钱付,下个月新出的粘土人已经下了定金,这工作她说不干就不干了!

  正当她越想越激动,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脸部表情的时候,突然间,一把短刀从天而降,直直插在了她眼前的榻榻米上。

  卧槽?

  短刀上沾满了血迹和各种不知名的污垢,没有来得及吐槽这个出现方式有多么危险,她的手已经自己伸出去,抓住了那把短刀。

  可恶啊上面都是血滴到榻榻米上简直不能忍啊而且榻榻米被插出一个洞要怎么办!不行必须先擦掉血……

  虽然是第一天工作,可是她连续三年获得“家政之星”称号的素质可不是吃素的,所谓搞卫生,原理都不过是那些,清洁,清洗,护理。强大的“搞卫生之魂”熊熊燃烧,一番辛苦又享受的过程之后,她轻松的擦了一把汗,完成了工作。

  实在太赞了!太棒了!赞美自己!

  被放到刀架上的短刀已经360°无死角散发着光,就连刀身上的伤口也被她用灵力补全了,光洁如新,更胜从前!这件工作她给自己满分!

  沉醉在这样的自满情绪之中,她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凑到刀架之前,摆出烂俗的剪刀手,准备和自己的第一件工作成果来个纪念合照。

  “一——二——三——乱~酱!”

  诶?诶诶诶????她大惊失色,还未反应过来,手里的手机已经转移到了另一只白皙细滑的小手中,橘色头发的美少女非常满意的拿着手机查看刚才定的自拍,一边还非常熟稔的挽起她的手臂,将脸蛋凑到她身边,再次将镜头对上了两人。

  “好棒!乱酱喜欢可爱的自拍!再来一张吧!”

  不这样显我脸大!啊不是……

  美少女你谁啊!!!!你谁啊!!!!

  她大惊失色的抢回手机,手脚并用的缩到了角落里,颤颤巍巍的指着那个pikapika闪着光的绝世美少女惊恐的问:“不不不不好意思您您哪位?”

  灵异事件吗?刚刚还是只有她一人的和室内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那不是阿飘又是什么!她她她虽然也是灵能力者但是她有致命弱点啊!!!!她怕鬼怪啊!

  “诶?乱酱就是乱酱啊!你刚刚还那么温柔的帮乱酱清理了伤口,把乱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呢!那么快就翻脸不认刀了吗?”

  美少女捂着嘴,露出了池田理代子式的美少女泫然欲泣表情,伸出一只手轻轻拭去眼中的泪水,这楚楚动人的身姿让零一九号内心充满了内疚,觉得自己是那始乱终弃的渣男,恨不得马上伸出手将这可人儿拥入怀中,吻去她的泪水,啊不对不要被美色迷惑啊!

  “我……我什么时候摸过……”零一九号扭头看向空空如也的刀架,又看向那个卷发美少女,恍然大悟,“你是那把短刀?夭寿啊刀都成精了?”

  “人家不是精,人家是付丧神啦!因为你让人家重新变得超级可爱,所以我是来以身相许表示感谢的!”

  “不、不必客气,我们都是女的不能以身相许。”零一九疯狂的摆手,恨不得掀裙子以证清白。

  “嗯?呵呵,那太好了,”乱藤四郎微微一笑,做了零一九想做而没有做的事,“人家刚好是个男·孩·子·哟❤”

  零一九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盛景,瘫倒在地,因为打击太大而失去了反应能力。

  高高掀起裙子露出紧·身平角内裤与迷之凸起的乱藤四郎带着可爱的笑容,松开了手,趴在地上,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凑到了零一九号前0.01毫米距离的地方,长长的睫毛几乎要扇到她脸上。

  “那么,我们来以·身·相·许·吧!❤”

  “咿————————不要啊——————我卖艺不卖身啊——————”

  “哎呀,衣服掉下来了!真是不小心啊!”

  “救救救救命啊!!!!非礼啊!”

  “啊啦。裙子也松了呢!唔哦!纯白色的棉质内衣,好可爱啊!”

  “放手啊姑娘啊不对少年,强、迫是违法的!回头是岸啊!!!”

  “讨厌啦!人家是以身相许,两情相悦,才不是强迫那么没品的事呢!会让你舒服的哦!”

  “呜呜呜……(泪)”

  “唔嗯,唔……好香好软哦……乱酱好喜欢!”

  “咿!!!啊松、松嘴!不要吸那里!”

  “嗯?这里吗?(啾)还是这里?”

  “呜呜……都!都不要!……嗷!”

  “不能吸吗?那乱酱可以咬一口吗?又绵又滑好像布丁哦!乱酱最喜欢牛奶布丁了。”

  “你是狗吗放开啊!啊啊啊好痒!唔哈哈哈哈松嘴!”

  “嗯?好吧!咬也不行,亲亲也不行,那乱酱换个地方吧!”

  (叽咕叽咕的水声)

  “哇!已经流了这么多口水了呢!好可爱,好可爱的地方❤”

  “舌!舌头出去!啊不对放开唔啊、放开我啊!……啊那里!那里不行!不要!唔!啊——”

  “哎呀,上面的和下面小嘴都流出了口水呢,你真是可爱呀,像小宝宝一样。没关系哦,乱来帮你舔干净。(啧啧的声音)”

  “呜啊!嗯!乱酱帮你清理的时候,也麻烦你再帮帮乱酱吧!就像刚才一样,温柔的把乱酱弄得滑滑的吧~”

  (嘴被堵上的呜咽)

  “啊,对,好棒!再深一点,好孩子,真棒!❤❤❤”

  “呜呜呜!”

  “接下来给你奖励吧!”

  “来,乱酱帮你撑开,里面是红色的呢!它在动哦!不要着急,乱酱会连刀柄都捅进去哦!嘻嘻,偶尔也要说说这样的台词也挺帅气的嘛~”

  “唔唔唔痛痛痛!!!!住、住手!啊啊啊裂了要裂了!!!”

  “没有关系的哦,乱酱已经帮你好好弄湿了呢!不会有事的!”

  “停!停下啊不要再进去了!为什么还没到底!!!!”

  “呵呵,说了会连刀柄也一起……”

  “什、什么!开玩笑、啊!!!”

  (激烈的声音)

  “好舒服!好棒!啊哈、啊哈、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断断续续的喘息)”

  “好可爱!好可爱,啊哈,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嗯啊,来吧!和我一起乱舞吧!”

  “到你昏过去为止,都不会停下来哦!❤”

  一觉醒来,已经人去房空。

  总觉得自己被嫖了。

  一九号心如死水的趴在地上,眼中饱含着热泪。过度运动的肌肉就像是被一辆压路机来回碾压过一般,就算是抬起一根手指都让她嗷嗷叫半天。

  “说好的轻松愉快的手入工作,说好的纯洁的擦刀,骗人的,都是骗人的。都是套路!”

  “打扰了!工作辛苦了哟!”

  狐之助笑眯眯的出现在房间里。

  “啊你这只可恶的骗子狐狸!你还敢过来!我要辞职!我要投诉!”

  “嗯?工作不顺利吗?可是客人给了你很高的评价呢!第一位客人就得到这样的评价,是非常难得的哦!而且客人还专门要走了你的工号,说不定下次会直接指名要你服务哦!”

  “谁稀罕这种事!可恶!分明是……我不干了!”

  “你确定吗?违约金可不是小数目啊,而且你看,这是你昨日的工资以及客人给你的小费哦!”

  “不要用金钱诱惑我!我是那种为了钱财……等等我眼睛有点花,你可以帮我数数上面有多少个零吗?”

  “这么多哦!”狐之助比划了一个数字。

  “……”

  “……”

  “……”

  “辞职是吗?你确定吗?”

  “……不,我干。”

  (啜泣声。)

  ——————————————————————————

  drama风!俗称双口相声H!

  就这样绝赞出卖了自己的人格!

  乱酱的裙下到底有什么~❤

  为什么审神者她一看脸色就青了~

(啊一期哥你干啥!不要报警啊我这就走!这就走!救命啊!!!!!) 

评论 ( 28 )
热度 ( 298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