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应激障碍 09 见血(#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女审神者#)

 伤害主人的剑,是否真的意味着不详呢? 

这是[刀剑乱舞]双重人格的前传,属于表人格的故事。总的来说,会是非常温馨的故事。剧情相对于本篇来说是非常独立的,即使不看本篇也能轻松阅读。

  乙女向;

  私设有;

  创伤后应激障碍:

  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PTSD的发病率报道不一,女性比男性更易发展为PTSD。(百度百科)

  出于诚实的精神必须告诉大家,不死不灭的神与生命短暂的人类,是不可能拥有传统意义上的ge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

  刀剑乱舞,开始吧。

  

  

迄今为止,审神者的就职者之中,有各种各样的人,但是其中比例最大的,都是年轻女性。虽然并没有相关的结论被公布来解释这个现象,但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

  政府从各种各样的地方将这样的女性召集,与她们签订就职合约并且培训她们成为审神者。这些女性来自各行各业,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读学生,相当于是在兼职做这份工作,也因此,很大一部分审神者其实并不太了解与刀剑相关的知识,甚至于在就职之前,对刀的理解仅次于博物馆或者神社中的匆匆一瞥。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

  手入室。

  因为付丧神与普通刀剑的不同之处,本丸中的手入室通常有两间,其中一间与常规意义上的手入室相差甚大,可以说,称为“医务室”也差不多了。但是刀剑毕竟是刀剑,即使拥有了人类的形体,对本体进行周期性的保养也是必须的,尤其是在常规有出战任务的时候。在其他本丸中,因为审神者对刀剑的并不熟悉的缘故,也为了减少事故的发生,一般刀剑的保养都有付丧神自己进行,当然也有某些审神者在就职时间长了以后,逐渐掌握了这种技能的。在《审神者周刊》上就有专门针对如何对刀剑本体进行手入的专栏。

  审神者是那个专栏的签约作者之一,一个月会发表一篇文章。

  怀纸,打粉,木钉拔,御刀油等等工具整齐的码放在托盘上,审神者唇间抿着怀纸,正顺着一个方向仔细地擦拭着刀身。[1]

  此时,本体刀手入室中只有她独自一人,门关着,非常安静。

  审神者垂着眼睛,睫毛随着动作轻微颤动,动作熟练而稳重,她耐心的擦拭了很久,放下怀纸,开始进行下一步。

  她手中的刀长二尺六寸四分,刀身挺拔,优雅,若对着光线观看,便会在刀刃侧看见初三之夜弦月一般的纹路,这正是三日月宗近的本体。

  三日月的刀拵称得上是最华丽的也不为过,但是在见过三日月的刀身以后,再精致华美的刀拵也无法让她多看一眼。

  锋利而美丽,残忍而典雅,这样矛盾,这样迷人。

  比之在博物馆中远距离的瞻仰,当她亲手抚摸过刀身的时候,她竟无法抑制地寒毛直竖,浑身颤栗。

  指尖从刀鞘口处轻轻往上,一直滑到刀尖。又慢慢地,从刀背向刀刃移去,停在了刃侧。

  只要再往前一点,刀刃就会划开皮肉,切开血管,然后沾染血腥。

  “不要使用沾上了主人鲜血的刀。”

  手指被烫到一般收了回来。

  “不要让刀沾染自己的鲜血,也不要使用沾上主人鲜血的刀,记住这一点。”[2*]

  “那是不吉利的。”

  指尖上突然传来刺痛,审神者低下头,食指指尖上,一道血痕慢慢裂开,然后,血珠慢慢渗出。

  她将手指放入口中吮吸。

  竟然锋利至此。

  她想。

  血液的咸腥味在口腔中化开,又马上消失不见,审神者看着不再流血的食指,感到有些意犹未尽。

  如果伤口再深一点的话,或许……

  她知道从哪里划进去,可以完美的避开大动脉,切开静脉,然后,血就会缓慢,但是延续不断的流出来,只要拿起一把刀,顺着这里……到这里……

  审神者打了个冷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被她拿在手里的短刀已经紧贴皮肉,只要稍一用力,汩汩流动的血液就会从青色的血管中流出。

  将短刀归鞘,她摇了摇头,重新聚集起精神。

  只有自己一个的话,还是不行呢。

  其实,若从珍惜生命的角度,无论是深入学习有关刀的一切,还是独自一人来此担任审神者,都不是她应该做的。当初为了让老师收下她,也是颇费了一番波折。但是,握着刀的感觉对她来说,简直像是药物成瘾一般。

  戒不掉,不想戒。

  人生已经那么短暂了,她想用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手入完毕过后,将最后一把刀收入刀鞘。保持跪坐的姿势太久加上一天未进食,起身的时候,审神者眼前一黑,她习以为常的闭上眼睛站了一会,然后拿着手中的刀拉开了门。

  “主。”

  严装以待的男子向她恭谨地躬身行礼。

  “长谷部,”审神者叹了一口气,“虽然这周是你担任近侍,但是手入的时候你也不必这样守着我。”

  “护卫主的安全是我的职责与荣幸。”压切长谷部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但若是主命的话……”

  “算了,随你。”审神者举起手中的刀,“不过,长谷部,你的刀身的损耗稍微过分了。尽管出阵与征讨敌人是我的命令,也请你必须好好爱惜自己。”

  “拜领主命。”

  长谷部伸出双手,接过了自己的本体。

  “那么,和往常一样,麻烦你将大家叫来。”

  “在那之前,主,请恕我僭越,”长谷部抓住了审神者的手,“您是否受伤了?”

  “嗯?”审神者略带惊讶的看着他,然后才想起手指上的伤口,不甚在意的想抽回手,“不过是一点小伤,并不碍事。”

  “竟然划伤主人,实在是其心可诛,”青紫色的眼睛因为紧张而微微眯起,长谷部并没有放开审神者的手,反而握得更紧,“即使不处罚,也务必让我进行警告。”

  “并不是刀剑,应该是是木刺。这样吧,长谷部,你身上应该有带伤药,我上点药就好。”

  “还请主去手入室进行妥当处理。”

  长谷部难得的驳回了主的命令。

  想象药研严肃的脸,审神者觉得头痛起来,按了按额角,“这是命令,长谷部。”

  “……是。”

  “……有这么让你在意吗?这点小伤?”

  看着长谷部紧紧皱起的眉,审神者感到不解。

  “主让我爱惜自己,可是您自己却……”

  “长谷部,你的忠诚,从何而来呢?”审神者收回被抓着的手,漠然的看着压切长谷部,“虽然担任审神者已有一段时间,但我还是想不通。”

  “刀剑们的忠诚,到底从何而来?即使是对一个无能的主人,也能在第一次见面以后就忠诚至此吗?还是说,只要是‘主人’,就能得到你们的效忠?”

  “明明能力比人类强大,却要屈服人下。”

  “难道仅仅是因为,人类是刀剑的‘主人’吗?”

  “我不明白。”

 

  “你不知道吗?”审神者歪了歪头,“你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吗?”

  “抱歉,无法为您解惑。”

  长谷部再次躬身。

  “这样啊,无碍,我只是问问。那么,现在去请大家过来拿刀吧。”

  “是。”

        看着长谷部快速离开,审神者再次将受伤的手指入口中。

     这个问题这么震撼吗?长谷部居然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受伤的事。


  

 几天后。

      “嗯?”

  审神者将手按上拉门,确认了手下的木料似乎被进行了打磨,她摇了摇头。

  “长谷部……”



  ——————————————————————————————

  [1]关于手入,参考资料来自@七方十齐

  [2*]瞎编的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