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应激障碍 08 夺月(#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女审神者#)

这是[刀剑乱舞]双重人格的前传,属于表人格的故事。总的来说,会是非常温馨的故事。剧情相对于本篇来说是非常独立的,即使不看本篇也能轻松阅读。

  乙女向;

  私设有;

  创伤后应激障碍:

  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PTSD的发病率报道不一,女性比男性更易发展为PTSD。(百度百科)

  出于诚实的精神必须告诉大家,不死不灭的神与生命短暂的人类,是不可能拥有传统意义上的ge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

  刀剑乱舞,开始吧。

  

 如果说本丸里的哪一把刀的来历最与众不同的话,三日月宗近一定是当之无愧的。


  因为他是审神者带回来的。


  事情发生在一个寻常的采购日,审神者与担任近侍的乱藤四郎出去采购,途中下起了雨,本丸的各位担心他们没有带伞而出门迎接的时候,审神者归来了。


  身后除了跟着她出门的乱藤四郎,还多了一个三日月宗近。


  雨势非常大,三个人身上都湿淋淋淌着水,大家以为那是别的本丸过来做客的三日月,也没有非常惊讶,压切长谷部满脸紧张地请审神者去换衣服。但是,审神者点了点头,却先像介绍以往每一位新成员一般,介绍了三日月宗近。


  “这是新来的伙伴三日月宗近,想必大家应该也早有耳闻,以后就是我们的伙伴了。”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同属三条派的今剑,他欢呼着扑到了三日月的怀中,三日月愣了愣,哈哈笑着搂住了他。


  审神者离开以后,心怀好奇的众人极其难受地憋住了询问的欲望,反而是三日月自己坦然地说了出来,“因为从前的主人无法继续管理本丸,所以我被主上捡回来了呢!”


  他是给人绝对不会说谎印象的平安时期的贵族一般的三日月,加上跟随主人出去的乱藤四郎也表示了这就是真相,众人便也不再,或者或表面上便也不再去探索这件事的真相了。


  


  就这样,这座本丸也开始充满三日月宗近的魔性哈哈哈。


  事情似就是这样,没什么特别的。如果一定要说说什么的话,那就是那段时间在公文里被多次提及的逃窜犯,在不久之后就被宣布已经落网,本丸的出阵安排又恢复了以往的频率,让次郎太刀感到有些遗憾。


  除此之外,一切都非常和睦。


  


  

   “哎呀,居然在这里遇见了您。”


  审神者抬起头,看见肩上搭着白色毛巾,头发湿漉漉的三日月宗近,点了点头。


  “独自一人享用热水,总是让人愉快的呢,是吧?哈哈哈。”三日月微微一笑,随着他身体的震动,他发丝上挂着的水珠啪嗒一声,落到了他的眼睛里。


  “……”


  “诶?水珠掉下来了,真是调皮的小家伙呢……”三日月没有事的人一般又笑了起来。


  审神者没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指了指三日月的头发。


  “诶,怎么了吗?……唔!”


 


  三日月闭上一只眼,拭去落入其中的水珠。“啊哈哈哈,补充水分也是必要的呢。”


  


  审神者微微一愣,露出了笑容。


  


  “真是美丽呢,我说,满月。”


  “您喜欢满月吗?”


  “不知道。”


  “嗯——满月也可,新月也可,你是这样想的吗?”


  


  “……不是。”


  “哈哈哈,我叫三日月,是因为刀刃上都是弦月形的纹路呢。如果当初刀刃上是菓子的话,说不定就叫和菓子宗近了。”


  “……哪有这样的刀纹。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啊哈哈哈,我的确在开玩笑呢,您真是太严肃了。”


  “……”


  “不过啊,这么严肃的您,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审神者的脚步一顿。


  “真是让人费解呢……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三日月低下头,对上了审神者的眼睛,夜空如同他的双眼一般深邃,月色正美。


  “强行斩断契约,一意孤行的将一把这样的刀占为己有。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审神者大人?”


  


  审神者抬起头,坦然的与他对视,却没有回答。


  


  “不愿意告诉我吗?嗯……那真遗憾呢,哈哈哈。”


  说着遗憾的话,三日月却如同往常一般,笑出声来。


  审神者垂下眼睛,迈步向前走去。


  脚步声接近,却是三日月大步走到了她后侧。


  “虽然是在本丸,但是任由淑女独自走夜路,不是君子所为。”


  审神者没有阻止他,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静谧的本丸中。


  


  “哎呀,到了。”




  “接下来的路,主公只能自己走了呢!”


  满月的光辉之下,三日月停下脚步。


  “好吧!大家都已经入睡,我也该去睡觉了。”


  


  审神者走出几步,停了下来,转身看向站着目送她的三日月,抬起了手。星星点点的灵力发出白色的光芒,聚集在她指尖,又如同有意识一般,随着晚风与夜樱,拂过三日月宗近的发丝。


  


  “嗯?”三日月抬起手,发现刚刚还在滴水的头发已经干透了,他笑起来。


  “您真是非常温柔呢。”


  

  “那么,我也要去睡觉了哦。您也请去就寝吧!好好睡觉,才会长大呢。人也好,刀也好,大一点总是没错。对吧?”


  


  “……”


  审神者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进入了房间,并且迅速拉上了门。




  空无一人的走廊内,三日月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评论 ( 17 )
热度 ( 38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