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应激障碍 [03]剑道(#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女审神者#)

一期一振在指导弟弟们的时候,发现了站在一旁的审神者…… 

这是[刀剑乱舞]双重人格的前传,属于表人格的故事。总的来说,会是非常温馨的故事。剧情相对于本篇来说是非常独立的,即使不看本篇也能轻松阅读。

  乙女向;

  私设有;

  创伤后应激障碍:

  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PTSD的发病率报道不一,女性比男性更易发展为PTSD。(百度百科)

  出于诚实的精神必须告诉大家,不死不灭的神与生命短暂的人类,是不可能拥有传统意义上的ge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

  刀剑乱舞,开始吧。

  


  

这大概是审神者就任有一段时间以后发生的故事。


  这天,在指导弟弟们修行的时候,一期一振发现了不知什么时候来的,静静站在角落里看着的审神者。

  她的手在空中虚握着的,正是一期一振刚刚示范出的的姿势。

  [摆的非常标准呢……]

  一期一振这么想着,突然反应过来,那位总是礼貌而疏远的审神者,难道竟然擅长着剑道吗?

  每一位见过她对待刀剑的态度的付丧神都不会怀疑她对于刀剑的心,但是,一期一振想起审神者过分苍白的脸色以及从衣袖中露出的,似乎随手可以折断的纤细手腕。

  [这样娴静的审神者,擅长着剑道……吗?]

  心怀这样的疑惑,这天晚上,一期一振没能如同往常一样入睡。他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向屋外走去,越走越远,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白天指导剑道之处。

  “哈!”

  一期一振睁大了双眼。

  总是不自觉的站在暗处的,游离于众人之外的,看起来犹如铃兰花一般脆弱的审神者束起了长长的头发,正神态坚毅地一次次挥动自己手中的竹刀。在月光下,她依旧苍白得过分,但是端正利落的动作与她弱不禁风的外表两相对比之下,有着难以言说的味道。

  她的表情专注而认真,并没有注意到站在暗处的一期一振。重复挥刀的动作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审神者换了另一个动作。

  一期一振马上认出了这是白天他教过的动作之一。

  一开始,审神者的动作非常缓慢,就像在分开着虚空中所凝滞的气流一般。但是,每一步的动作又都非常标准、正确。在重复之中,她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连贯,表情也变得自信而愉悦,连旁观的一期一振都感受到了她的快乐。

  “!”

  “嘘……”

  加州清光及时阻止了一期一振的惊呼,站在了他身旁。

  “很美吧?”他看着月光下的审神者,轻声说。

  一期一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弱质纤纤的少女与剑道。今日之前,他从不知道这样的组合,会有着这样的动人心魄的魅力。

  “在你们来之前,主人曾经挥舞过呢,我的本体。”

  加州清光这么说着,示意一期一振去看某个地方。

  那是一根平平无奇的木桩,高度大概到审神者眼睛持平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之处。

  但那个位置……难道?

  他震惊地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加州清光。

  “‘我’削断的哦。”

  加州清光肯定地回答。

  “不过后来,主人从现世带回了竹刀,再也没有这么做过。”

  审神者缓缓后退了一步,握刀的姿势随之变换,再次一声大喝以后,她落下了今日的最后一刀。恰在此时,她的发绳应声而断,漆黑的长发瞬间滑下,随着她的动作飞散。

  一期一振为情不自禁地睁大了双眼。

  “唔!”

  正在工作的审神者顿了一下,抬起了手。

  担任近侍的一期一振转过头,恰好看见一滴血珠从审神者的右手食指上渗了出来。

  “您稍等,我这就去拿药物……”

  审神者飞快地瞟了他一眼,低下头,摆了摆手。

  “不必了……”

  她的声音非常轻,却带着令人信服的沉着。

  审神者抬起食指,凑近了嘴唇。淡色的双唇轻轻收紧,然后放松。

  她放下手,似乎察觉到一期一振的目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的手指。

  “已经不流血了,没事。”

  见此,一期一振只能露出微笑,向审神者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在为审神者整理文件的时候,一期一振发现了让审神者受伤的元凶——某份公文的一角,沾染了暗色的痕迹。

  居然是……被纸所划伤了吗?


  分明是朝露一般易逝的生命……

  脆弱,而又坚强,短暂,而又淡然。

  这样的矛盾,这样的……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评论 ( 3 )
热度 ( 42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