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双重人格06新月(#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双重人格婶##富江婶##暗

 

噩梦与回忆,相遇与重逢,暗黑本丸之中的,被逐渐解开的审神者消失之谜。

乙女向;

  私设有;

  大口玻璃渣;

  重度中二;

  玛丽苏有;

  富江病有;

  审神者是个神经病,有厌世情绪,请注意。

  审神者双重人格,两个人格分别与政府签约。所以这里有“怎么又是你的”的梗请注意。

  (设定政府的契约不是针对一个“身体”而是针对独立的“灵魂”,这里设定审神者有两个灵魂。至于为什么审神者这么叼请不要在意。)

  目前涉及的刀剑(有且不限于):太郎太刀,乱藤四郎,加州清光,次郎太刀,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五虎退,萤丸,爱染国俊,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请————————————

  



  

“妈妈怀宝宝的时候,肚子非常大,人人都说妈妈肚子里怀了两个宝宝哦。”

  “那另外一个宝宝呢?”

  “没有呀,后来妈妈生出来的时候,只有你一个呢。”

  “妈妈骗我,不是说有两个吗?”

  小时候,她曾经因为这件事,独自一人寻找了自己的姐姐很久。

  对啊,那一个应该是姐姐。

  这样,她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姐姐也会保护她了。

  隔壁小美就有姐姐呢,她的姐姐头发长长的,又高又帅气,把欺负小美的男生全部打跑了。

  我也一定是有一个姐姐的。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

  


  “不要惹怒我,听到吗?我控制不住自己,就会杀了你。”

  黑暗之中,面目狰狞的男人摇醒自己的妻子,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雪白的刀反射出慑人的光芒,映入门缝之后的眼睛之中。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缓慢,而又平静。

  


  不要出声,不要怕。

  短小的手指张开又合拢,仿佛握住了另一只手。


  她的姐姐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无声的说着。

  


  隐而不发,伺机而动,一击必杀。

  伺机而动,一击必杀。

  一击必杀。

  


  床上的男人已经毫无防备地陷入沉睡,她漠然的盯着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脖子,紧紧握着手中的刀,长长的发丝从肩膀滑落。

  脚后跟先落地,然后是前掌,然后是脚趾,悄无声息。

  虚空中出现另一双手,两双微微颤抖的手握在一起,高高举起的长刀,划过新月的轨迹,斩断了浓重的夜。

  “啊——————————————————”

  她伸出手,终于不再是握住了虚空。

  我们一起,就不害怕了。



  万籁俱寂。

  一墙之隔,乱藤四郎已经进入梦乡。审神者披衣而起,踏着微凉的地面,走出了寝室。

  石制灯笼散发着温暖的光,月色如珠,夜凉如水。

  轻拂的夜风之中,审神者拉着身上的外衣,走过回廊,走过花园,走过昏暗的阶梯,踏上了天守阁的顶端。

  


  “呵呵,真是难解的缘分。”

  本应空无一人的天守阁之中,传来了温柔有礼的问候,被称为天下最美的打刀所化的付丧神露出了微笑,月光之下,仿佛在熠熠发光。

  审神者怔了怔,不由自主地向他走过去。

  


  淙淙的水声在深夜里清晰可闻,修长纤细的手指执起两个酒杯中的一个,放在了审神者面前。

  “虽然是个老人家了,可是偶尔也会想做赏月这种浪漫的事呢。”

  风从四面吹来,付丧神身上繁琐的饰物轻轻摇摆。审神者抬起头,看向了远处的一轮弯月。

  “今日是新月呢,很美丽吧?”

  “新月……太过锋利。”

  低沉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

  “您总是有独特的想法呢。”

  审神者转过头,看了一样三日月宗近的微笑,垂下眼帘,移开了目光。

  “如果不开心的话,为什么要一直笑着呢?”

  “嗯?在说我吗?”

  “总是是皎洁的,美丽的,散发着光芒,高高的挂在天上。”

  “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笑声再一次响起。

 


   天守阁上的夜风摇碎了杯中的月色,细碎的波光刺入审神者的眼睛,她双手放在身前,闭上了眼。

  星星点点的光芒从月亮上洒下来,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银色的河流从天上涌入了天守阁的顶端。

  随后,审神者睁开眼睛,直直地看向三日月宗近。

  锋利纤细的金色弯月,在深蓝色夜空之中闪耀。

  被注视的付丧神,淡然的坐着。

  片刻,审神者闭上了眼,再睁开的时候,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按着身上所披着的衣服,站了起来。

  “本丸里的一切,对审神者来说,都是无法隐藏的。”

  她沉默地看着依旧在微笑的付丧神,转过身,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天守阁之外,树叶的投影在石头铺成的小路子上飘荡摇曳。审神者回过头,看向了天守阁的顶端。

  无边无际的夜空之上,一轮弯月独自散发着光芒,为天守阁披上雪白的轻纱。

  


  审神者的身影远去之后,天守阁之中,再次响起了缓慢的脚步声。

  低着头静坐的付丧神没有抬头,金色的饰物闪烁着冷光。

  “三日月,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即使数量再多,也不应有敌方的刀剑,可以接近被护卫在中间的审神者。”

  “……是吗。”端正跪坐的付丧神轻轻地笑起来。

  


  “三日月,”属于年轻男性的声音回荡在天守阁顶端。

  “你是在迁怒,还是在自欺欺人?”

  


  三日月宗近拿起酒杯,仰起头,冰凉的酒液划过喉咙。

  


  “放下吧!三日月。你想再次堕入深渊吗?”

  三日月宗近的动作一顿,纤细修长的手指收紧,指尖泛白。

  “深渊吗。”

  “我何尝不想远离深渊呢。”


  前任审神者寝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一阵微风吹过,审神者松开按着外衣的手,长长的衣料翩跹坠地。



  一人高的立镜之前,她拉下了右边的衣领,侧过头。


  赤裸的右肩之上,赫然是四道暗色的痕迹。


  “越来越明显了……”


  

她回过头,看向镜中的倒影。

  “是你吗?”

  镜中人伸出手,轻轻按在了镜面上,镜里镜外,两只一模一样的手重叠在一起,她把脸贴到镜子上,闭上眼。

  “乱……”

  若隐若现的声音钻入她脑海之中。

  

       审神者猛地睁大了眼睛。


  微弱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她耳中。

      “乱……”



——————————————————————

爷爷真是太……难写了。

高冷婶婶太~~~~~~难写了。

加油啊加油!!!!


今天是乱lovelove!

虽然乱没有出场……


谢谢那些为我点赞推荐评论的朋友!没有点赞推荐评论的朋友如果喜欢的话……赞我一下让我知道!((o´・ェ・`o))

想要得到肯定,要不然好寂寞。


评论 ( 14 )
热度 ( 49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