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双重人格——05 退敌(#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双重人格婶#富江婶#暗黑本丸#,慎

乙女向;

  私设有;

  大口玻璃渣;

  重度中二;

  玛丽苏有;

  富江病有;

  审神者是个神经病,有厌世情绪,请注意。

  审神者双重人格,两个人格分别与政府签约。所以这里有“怎么又是你的”的梗请注意。

  (设定政府的契约不是针对一个“身体”而是针对独立的“灵魂”,这里设定审神者有两个灵魂。至于为什么审神者这么叼请不要在意。)

  目前涉及的刀剑(有且不限于):太郎太刀,乱藤四郎,加州清光,次郎太刀,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五虎退,萤丸,爱染国俊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请————————————


审神者陷入了困境……结果是……?

后山,清晨。

  审神者在山顶处停下脚步,将散落的发丝拢到耳后,看着远方的朝阳,却突然感到右肩一阵刺痛,与此同时,脚步声打断了树林的幽静。她迅速转头,看向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哎呀呀、偶遇啊偶遇。”

  付丧神带着闲适与温柔的笑容,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慢慢从树林的阴影间走出来。

  “晨练吗?真不错啊!”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说道,“这是年轻人的流行吗?”

  审神者张了张嘴,将目光从他的眼睛上移开,“个人爱好罢了。”

  “今日的朝霞真是美丽啊……让我想起了……哎呀,什么时候呢?老爷爷的记忆不太好呢……”

  付丧神笑着走到了审神者身边,顺着她的眼光看去。

  审神者侧过脸,却在对上他的眼睛之前垂下了眼睛,“自称老爷爷吗?可是在漫长的时间里,你也是非常年轻的生命呢。蜉蝣的长寿只是人生的一瞬,人类的一生也不过是朝阳的一瞬,生命不应该用时间来衡量啊。”

  “这样吗?似乎非常有道理……”付丧神笑着点点头。

  审神者伸出手,感受从指间穿过的山风,无可无不可地勾起了嘴角,向前踏了一步,山顶的风将她的长发吹起,飘荡在风中,她伸出双手,闭上了眼睛。

  付丧神站在她身后,树影摇曳,两个人的影子被朝阳长长的拖在身后,亲密地靠在了一起。

  

  “主人……主人……”乱急匆匆的脚步声中,审神者踩着屋脊几个起落,来到了她面前。她随手束起凌乱的长发,问道,“发生了什么?我刚刚去晨练了。”

  “这是……政府传来的紧急战报。”

  审神者结果乱手中的战报,打开。

  “嗯……这样啊,我知道了。”

  “怎么了主人?难道附近出现了什么入侵者吗?”

  “无碍。只是一个支援任务。”

  “啊……那就好。”

  审神者笑着摸了摸乱的头,转身向屋内走去,“不过我也得亲自去一趟。”

  “诶诶,主人要亲自去吗?”

  “嗯,政府的命令。”

  “那务必让我我追随……”

  “唔……”审神者想了想,伸出了手指,数了数,“不行呢,乱。”

  “是……是因为乱的实力……”

  “不是哦……”审神者笑着说道,“因为不想让乱陷入危险之中嘛……”

  “可、可是主人……!”

  乱在审神者的怀中睁大了眼睛,“我……主人……”

  “抱歉哦……让你担心了,”审神者将下巴靠在乱的肩膀上,“多给我一点信心嘛……我可是很强大的审神者哦……”

  “就、就算主人这样说……我也……”

  “哎呀我的衣服在哪里呀?出阵要迟到了!”

  审神者放开了乱,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走进了寝室。

  “主人!”

  “进入禁止~”审神者笑着向乱眨眨眼,关上了门。

  乱反应过来,满脸通红地停下了脚步。

  

  审神者合上门,皱起了眉。

  “大量出现的敌人……”

  

  “抱歉,突发状况,今天安排的出阵和远征任务都取消了。”正在准备的刀剑们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快步走近的审神者,“政府刚刚下达了紧急援助任务,我需要五位付丧神跟随出战。”

  “萤丸,太郎太刀,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审神者停顿了一下,“最后一位,压切长谷部吧。”[1]她张开手,被放置的烛台切光忠本体出现在她手中,打刀的另一头所握着的手,赫然属于因为挑战审神者而被强制放置的压切长谷部。

  “那么,各位,出发吧。”审神者放开了握着压切长谷部的手,率先走出门外,却被高大的黑发付丧神挡住了路。

  审神者抬起头,不解地看向他。

  “恕我无礼……装备………”

  “嗯?刀装没有到位吗?我亲自安排的……”

  审神者顺着付丧神的目光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所着的衣物。为了出战,她选择了方便运动的黑色便服,而不是平日所习惯的白和绯袴。她再看看前面的付丧神身上所穿的甲胄,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是灵体入世,[2*]我的灵力就是我的甲胄。”她微微一笑,“谢谢关心。”

  高大的付丧神,沉默地退后一步,让出了道路。审神者向他点了点头,大步走了出去。

  

  到达战场的时候,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形势。

  “前辈!”审神者带着队伍迅速补充上前,为补充上了薄弱位置。在战场中带着队伍苦苦支撑的,是她曾经在暗黑本丸培训中见过的前辈。

  “是你啊!”先到的付丧神朝她笑了笑,“真是缘分呢!这是你的刀剑们吗?”

  “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吧前辈……”她苦笑了一下,“前辈的坏习惯还没改啊……”

  “啊是!”前辈反应过来,急忙回过了头,“啊呀呀山伏啊!”

  “无碍!小僧早有预料!”被呼唤的付丧神这么喊着消灭了偷袭者,回过头朝自己的主人露出自信的微笑。

  审神者张了张嘴,吞下了要说的话,指挥着自己的队伍开始配合退敌。

  敌人的战力并非非常强大,但是数量却出乎意料的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堕落者总会补上被付丧神所破出的空缺。所幸随着战斗的进行,敌人增加的速度似乎有所减缓。审神者并不像刀剑男士们一样使用本体刀剑战斗,而是使用灵力凝结成的武器。前辈所使用的是弓箭,她所凝结的武器却一直是太刀——刃长二尺六寸的太刀。

  

  危险似乎总在快要结束的时候降临,前辈的山伏国广似乎受伤未愈就上了战场,而前辈也似乎因为长时间的战斗灵力有所衰退,就在一个疏忽之间,敌方的攻击突破防线,刺伤了前辈所乘坐的马匹。

  “嘶——————————”

  马匹受惊人立而起,将没有防备的前辈甩下。

  “主人!”

  “大将!”

  被敌人纠缠的刀剑们不顾一切的向他们的主人冲来,千钧一发之间,距离最近的审神者散去手中的武器,侧身而出拉住了下坠的前辈,甩到了自己的马上,她所骑的马匹却因为惯性冲入了敌人的包围圈之中。

  “主人!”

  “主……”

  “主人啊!!!!!!!”

  

  审神者一手将前辈护在怀里,一手抓着缰绳,直面敌人的刀尖,心脏紧缩,睁大了双眼。

  “趴下!!”清脆的声音在身后想起,声音落下的一刻,审神者压着前辈的伏在了马背上,凌厉的刀气从身后穿来,将袭击者消灭。

  其他刀剑男子随即赶上来,将两位审神者严密地保护了起来。

  

  “竟敢伤害我主……将主人的仇敌斩杀殆尽!!!!"

  “贫僧的修行还不够!!!”

  目睹主人受惊的刀剑们纷纷爆发出了惊人的战力,终于有惊无险的结束了战斗。

  

  战斗结束以后,“谢谢————再见啦!!!”因为失去马匹而与部下共乘一马前辈笑着挥手,在部下们的自责声中渐渐远去。审神者坐在马上静静地看着她与部下们的身影消失在路上,才低下头,甩了甩太刀上的血,将太刀化作了灵力。

  “辛苦了,回去吧。”她朝付丧神们点点头,驱动马匹走在了前面。

  夜幕已经降临,夜风之下,路旁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

  走在前面的审神者突然停了下来。

  

  “萤丸?”

  银发绿眸的付丧神正捂着胸口低着头若有所思,他放下手,看向了审神者。他是今天受伤最重的一个。战甲已经完全破损,衣服上也满是破口。在黑夜之中,点点荧光飞舞而来,围绕他飞舞。

  其他付丧神也停止了前进。

  审神者看了萤丸一会,却没有将感谢说出口。

  “……先回去吧。”停顿了一会,审神者转过了身。

  

  萤丸眨了眨眼,目光落在审神者的背影上。

  

  “诶?”
      在常常发呆的位置,萤丸发现了一份礼物,仔细一看,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他看了一会,打开了它。

  

  一个系着绿色绳结的御守静静地躺在盒子中。

  

  

  “萤丸的眼睛是绿色的,像萤火虫一样呢!”

  “这个颜色的御守可难找了,我没有抢到……不过我有努力拿到这个颜色的绳结的。”

  “主人拼了命拿回来的御守一定要好好珍惜啊!啊不对……反过来了。”

  “主人拼了命求回来的御守一定要保护好萤丸啊!”

  “这样才对嘛!”

  

  萤丸睁大眼睛,伸出了手。

  

  公文堆中的审神者百忙之中看了一下窗外。

  【没有下雨真是太好了……萤丸……拿到谢礼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剧情需要组成的队伍……请不要在意搭配是否合理啊……

  [2*]带*的都是我瞎编的私设。在这里补充说明设定:审神者是通过政府组织的协助以灵力进入本丸所在的世界,灵体在所在的世界里成为实体(可以尝试理解为现世的实体在游戏世界成为灵体(不能被轻易接触,不会受伤,不需要摄入能量(吃饭)),现世的灵体成为游戏世界的实体(可以接触,会受伤,需要补充能量(吃饭)),一个世界倒置的概念……不要深究!我瞎编的。)相应的在现世拥有强大的灵力灵魂在游戏世界里将会拥有强大的力量,(攻击防御之类的……啊再多编不下去了……)

  

  今天依旧是萤总love!

写写写停不下来啊……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