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专用妄想集#
#乙女向#
三观有点问题,注意安全。
主要粮食点赞和推荐,高级粮食评论。
头像不是自己画的。

[刀剑乱舞]双重人格01 初遇与重逢 (all婶,双重人格婶,富江婶,暗黑本丸,慎入)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传说中的本丸迎来的,是救赎亦或是毁灭?


听说了吗?"那个"本丸来了接管的审神者呢! 

天啊是传说中的那个吗?那里不是…政府这样未免太丧尽天良了,那个审神者知道真实的情况吗? 

天知道…不过我觉得那个审神者应该非常厉害,说不定是传说中的8。毕竟是政府指定接管那里的人呢! 

8还不够吧!那里现在闹得这么厉害,不就是因为原来的婶是传说中的9导致他们那里的的刀剑战力不同寻常吗?我在论坛看到的暗黑本丸揭秘说那里之前是最厉害的几个本丸之一呢,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被讨论的当事人,传说中的倒霉鬼,被政府牺牲的羔羊,正拎着一些私人物品站在她即将接管的暗黑本丸面前。她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条绣着审字的面纱。思考着是否要违背自己的审美带上。


   入职赠送的巫女服可以自由选择款式非常棒,可是为什么会附赠一条这么傻气的面纱呢?这难道是证明自己审神者身份的信物吗?审神者挣扎了一会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带上这条面纱,而是捏着它扣响了本丸的大门。


  本丸中并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来之前就已经听说了这里的情况,到达现场以后发现问题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从本丸中散发的戾气已经开始污染很远的地方,导致周围一大片区域都荒无人烟,一个本丸都没有。和之前热闹的聚集区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的本丸,距离暗堕只有一步之遥了呢。


   不过也没有关系,来之前审神者就做好觉悟了。 


  再次扣响了门并且没有得到回应以后,审神者放弃了礼貌的做法,直接推开了门。 


  【原本想有个好的第一印象的呢。】


  庭院里一个人都没有,却意外的非常整洁美丽、园中的植物都受到了非常好的打理,与本丸城中衰败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难道说,暗堕以后的刀剑还在维护着庭院吗?真是费解啊】

 


  突然,看着庭院里鲜红的枫叶的审神者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戾气,电光火石之间,她回过头,灵力飞速激发,伸出手,以在现世中绝对做不到的敏捷堪堪夹住了刺向自己的利刃。顺着刀刺来的方向,她看到了偷袭者的脸。


  这是……太郎太刀?手上拿着常人所不能驾驭的大太刀的刀剑男士并没有穿着整齐的出战服装,而是穿着更为随意的衣服。之前已经在学习的本丸里对刀剑的资料有了一定的了解,审神者对这位会做出背后偷袭的行为感到惊讶。她双指夹着刀尖从自己的眼睛前移开,随后放开了手。


   "背后偷袭,难道是君子所为吗?我是政府派来接管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今天到任。可以的话,能否烦请您将大家聚集到大厅里?"


  太郎太刀静静地盯着审神者,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动作。


  审神者等待了一会,微微颔首,“那么,我先失陪了。”她绕过长长的大太刀,从太郎太刀身边身边走过,“对了,”擦肩而过的时候,审神者停下了脚步,“花园……非常漂亮呢。”


  直到审神者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太郎太刀才慢慢垂下手中的本体。他慢慢低下头,捡起了审神者所遗落的物品。鬓角的发丝垂落,遮住他的神情。


  "我还身处人间吗……" 


  白色的面纱已经被水沾湿,上面绣着的审字越发的显眼。太郎太刀死死盯着上面绣着的审字,紧抓着面纱,收起刀,转身大步离开了原地。 


  尽管没有受到任何刀剑的迎接,但是本丸的审神者的眼中一览无遗,作为主人的审神者在本丸中并没有收到任何迷路或者找不到地方的困扰,顺利的来到了属于审神者的房间,一路上并没有再遇到任何刀剑。


  【是因为刀剑男士都有自己的居所吧。】


  “打扰了!”虽然知道里面空无一人,审神者还是这么说着,轻轻推开了房间的拉门。


  房间里非常整洁,壁龛里装饰着鲜花上还带着露水,房间的角落放着一个精致的妆奁,林林总总的饰品随意地散落着,每一件饰品光洁如新,一件大振袖被挂在架子上,一切都像是,主人刚刚离开的样子。


  审神者在门口站了一会,轻轻拉上了门,转身向旁边的近侍寝室走去。


  【如果就这么住进去的话,有一种鸠占鹊巢的感觉呢。】


  虽然来之前已经被告知这个本丸的基本情况,但是第一次面对这些刀剑男士曾经有过另一个主人的事实,还是有点在意。不过……


  “如果可以净化的话再好不过了,如果,不行的话……”昏暗中,坐在对面的人打开扇子,遮住自己的表情,“请您将他们刀解吧!”


  近侍的寝室与审神者的寝室不同,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审神者才将拎了一路的行李放下,就听见急匆匆的脚步声接近了这个房间……的隔壁。


  “绝对不允许,不允许你擅自占用主人的房间!……咦?”房间的纸门被一把拉开,匆忙跑来的付丧神惊讶的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审神者没有听见隔壁的动静一般,从行李里面拿出手帕,确认了榻榻米上没有任何灰尘,在自己的新房间中坐了下来。


  性格急躁的付丧神这才反应过来,走到了近侍刀寝室的拉门前,略带犹豫的站着。


  审神者看着投影在纸门上的身影,猜测出了来人的身份。


  “请进来吧,乱君。”审神者发出了邀请。


  乱藤四郎迟疑地推开[注1]了拉门。他看见坐在房中的人,眼泪突然落下来。


  “是您吗……是您吗?”


  坐在房中的审神者眨看着突然落泪的乱藤四郎,眯起了眼睛。她取出手帕,递向前面的付丧神,“不介意的话,请用这个吧!擅自进入我很抱歉,还请不要再落泪了。如果是你们的愿望的话,我不会占用你们的主人的房间。”


  乱藤四郎怔怔地看着她,突然快步走近,却被敷居[注2]绊倒,重重地摔倒在榻榻米上。他不管不顾地膝行到审神者身边,向她伸出了手。


  审神者端放在身前的手微微紧了紧,却没有抗拒。


  “乱一定是在做梦。”乱藤四郎这么说着,手虚抚着审神者的脸颊,“所以您才会回来,再次回到乱的身边。”


  他流着泪笑了出来,“乱真是,太幸福了。”


  


  ————————————

注:


  [1]因为拉门是可以将手放在纸上推开一段距离,再换手向旁边拉开的,所以这里用了推开这个动词,不是谬误。

  [2]拉门的下轨


  第一个是太郎太刀,第二个是乱呢。


  行文拖沓的我到现在也没写完审神者接管本丸的剧情,这个完结真是遥遥无期啊。


评论 ( 11 )
热度 ( 62 )

© 病不想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